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址:育才路9-16号(中远上城售楼部旁) 电话:0597- 4888818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老哥

刘洁成:那一个曾经停靠的地方(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21 11: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平生活 微信公众号上线
知青,一段难以忘怀的岁月
发表于 2016-4-21 11: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5-3 12: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个曾经停靠的地方(6)
文/刘洁成
      
      当晚夜宿六甲山庄。天刚蒙蒙亮,公鸡打鸣,母鸡咕咕叫,鸭子呱呱响,狗汪汪个不停,猪打着呼噜,还有各种鸟类齐鸣,合成一首起床进行曲。记忆中我已有数十年没有在乡下过过夜,此时一睁开眼,恍如隔世。
      房东妈妈的大儿子买下了这方圆一千亩的山林,开发为六甲山庄。它是六甲水库当中延伸出来的半岛,山清水秀,成了武平县知名的生态观光景点。
      饭后,高龄的房东妈妈肩扛锄头,高高兴兴的领着我上山去。
      这里有成片参天的树林和竹林,山庄除了观光的功能,还有商品产出的经济效益。松树可以割采松香,竹子可以加工产品或产笋。他们还种植了大片的桔子、柚子和枇杷。这里还有为生态平衡而开发的养猪场,以及水里畅游的白鹅……真正是海陆空三军齐发——这一不留神,我好像在做广告。
      回到村里,我挨家挨户去拜访。按我的年龄排辈,我把自己划入“光”字辈,这样互称起来方便。村民们有些是不愿随儿女外出、选择留在家里享清福的长辈;也有在本地创业的同辈,他们经营着规模化的养猪场和农副产业,一开口就是几十万几百万。
      许多乡亲邀请我吃饭,有人“威胁”要先把猪杀了,看我是去不去。然后大家聊到我的胃,一位小老弟一听说吃羊肉可以养胃,二话不说抬腿就走,说要回家去宰一头羊,众人追出去拽回了他。因时间排不过来,除了接受村干部的宴请之外,其余农友只能谢绝了。
      溪东村从来就是个不同凡响的风水宝地,虽只有六七十户人家,从这里却走出了众多军官、研究生、博士后、官员,企业家。据统计,目前在厦门成家立业或打工的武平人有2万多人,武东有1千多人,小小溪东村就有100多人。仅溪东村和厦门,两地的情缘已密不可分。几年前,我曾经到过厦门某城乡结合部,发现那里俨然是武平人的专属生活区,这里边你随便遇上个人,都是武平人。在这块地盘上,我成了外地人。
      晚上请了各户乡亲来聚餐,外面空地上顿时停满了小车,楼上楼下欢天喜地,象在过大节……乡亲们很给我面子。
      刚刚我的一位女作家朋友碧水小姐转贴了一文,标题是:别人尊重你,并不是因为你优秀,而是别人很优秀!
   
写于20090406/20160405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22: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个曾经停靠的地方(7)
文/刘洁成
      
     今天上午的重要安排,是上房东大叔的墓地扫墓去。这是我在34年以后,特意选择在清明节回来的原因。他是房东妈妈的丈夫。房东大叔留给我的印象,始终不是他乡农民,而更像是亲密朋友。他在9年前突然病逝,让我很是不舍。
      刚刚又下了一阵小雨,又是“清明时节雨纷纷”。大叔归宿的宝地风水极佳,绿意盎然。大家开始在周边忙着。
      坐在碑前,我凝视着他……
      往往一件事会让人感恩一辈子,即使在旁人眼中可能是微不足道,但大叔给我的那份情义,我永生不会忘记。
      在山区的最后几年,村里的知青都离开了,独有我还坚守在这伤心地。这是我最孤苦绝望的日子。在无数个看不到尽头的长夜,每晚都会传来熟悉的脚步,大叔一定会过来陪我。我们两人很少交谈,只是默默的对坐。煤油灯的火焰扑闪着微弱的光,照着大叔没有笑容的脸,他身后巨大的背影不停的晃动。他“叭叭”地抽着烟,烟斗敲打着桌角……我心中满满都是温暖:他知道我这时候最需要什么。这样的他,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曾间断过……
      也许有人觉得这微不足道,但那种绝望中的慰藉只有我清楚,大叔是我背后的支撑。以后,不管过了多少年,无论走到天边,我都念及他。那时的他一无所有,他却给了我全部,他把整个人给了我。
      从此我发誓即使将来失去了一切,但绝不放弃对善良者的感恩。这是人的财富,我将会拥有它……
      很多话没法说出口,上天匆匆带你去了,留下了我们对您的思念。我总是忘记他长我一辈,感觉我俩是兄弟。那天大叔的儿子来电,说是老人家走了。我直说不可能,他才60多岁。电话那头说:大哥,爸爸70多了……
      此时,房东妈妈正在一遍遍地呼唤他:洁成回来了,他来看你来了……
      还像那些年,我沉默着,他不说话。现在不同的是,他再想说也不能说了,我想开口他也听不见。我相信分别了数十年,他一定有很多心里话要对我说。可现在,他就在我面前,却无可奉告。
      寒风细雨中,香柱轻烟袅袅。双手合十,对着老房东的墓碑,我又一次热泪盈眶……

写于20090407/20160406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5-15 22: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个曾经停靠的地方(8)(续完)
文/刘洁成
      
      这是最后一天了,明早就要返回厦门。
      上午重游了蕉隆坑梯田,我曾经在这里插秧、耘田、耕种。现在很多水田已经荒废,似乎再没人可以耕种它了。
      接着我们到六甲水库,这里水已经泄干,我们走在水库的库床,虽然欣赏不到水色风光,但是能在风干的库底走一回,也许是数十年难得一遇。我们看见了去年还泡在水底下的那些村子的遗址,当年远近闻名的六甲圩老街也已经夷为平地——我对水库没有感觉,它把我这次期望重温的那部分给毁了。
      回到家,房东妈妈正给我准备着带回厦门的食物,听说她从昨晚忙到天快亮。忽然想起,我好像忘了介绍一下房东妈妈:她老人家是土改时期的老**员,曾当过十几年的妇女主任。
      此时,村民们家家户户送来一些食品土产让我带回家,对门百货店的老板大叔早就自作主张,背着我接收了好多人家的礼品,还用红纸写着赠送者的姓名——这张红纸我现在都还妥妥地保存着,这是乡亲的心意,不能丢的。
      我看着满满一地的行李发愁。乡亲们还私下讨论着明早该如何欢送我——此次回来闹到动静有点大了,问题是我无法拒绝。
      第二天一早,乡亲们早早就聚集在这里。房东妈妈在窗前烧香拜拜,嘴里念着祝我一路平安,身体健康。我赶紧也跟着拜了一个,祝福她老人家平安健康、长命百岁。
      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我和乡亲们簇拥着走了一程路,长长的爆竹一串接着一串,延绵了一里多路,一直响个不停,一整条路和人都被浓烟笼罩着,最后由一阵冲天炮和焰火的巨大声响结束。此刻我再次脑子成空,只能是俯下身,两手合十。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一股股暖流不停涌上来。
      车子开动了,立在前头的房东妈妈离我越来越远了,挥着手的乡亲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了,溪东村在视线中渐渐消失,还有那条流淌不息的小溪。
      刚刚过去的两天三夜,是四十年情感的延续。真情永远是人类品质的主流。人不分贫富贵贱、不因相间南北,只要有真情,你不会孤独。把收受他人的情放大,将施与人的恩遗忘,你就会很开心……
      “久别的人谁不盼重逢,重逢就怕日匆匆……你可知那岁月摧人老.熬了多少日昏月朦胧。寻亲不认别时路,叙旧难找当年青。重逢又离别,路也朦朦,泪也朦朦……”再见溪东村!再见,我亲爱的父老乡亲!

写于20090408/20160408
      (后记:今日,我的300位同学出发前往下乡插队的武平,我的送行篇也就此打住。祝一路安好,愉快凯旋!)


作者系厦门老三届知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05018240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6-20 12:27 , Processed in 0.048630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