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址:育才路9-16号(中远上城售楼部旁) 电话:0597- 4888818
搜索
查看: 27642|回复: 2

周克安:武平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 12: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平生活 微信公众号上线

武平行


武平行一——行前


    厦门五中老三届同学会四月八日到四月十日要组织大型寻梦活动——武平行啦!多少知青激动万分,奔走相告。能再次相约,踏上第二故乡的山山水水,与房东老乡再次重逢,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啊。

但是当我与一起下乡的陈贵荣同学谈起这件事时,却非常纠结。我们俩是同一个知青点的,同一天下乡到武东公社六甲大队溪东村第二生产队落户。我们认识的房东、老乡很多人都不住在村里,有的到外地打工,有的在县城买房定居,留在村里的都是些老人小孩。由于时间有限,到村里去见不到几个熟悉的身影,不到村里吧,又见不到那住了七八年的小土屋,见不到那触景生情的一草一木,两难啊!

我们与房东温绍华一块商量起这件事。他是我俩这次武平行能够圆满的举足轻重的人物。这里先重点介绍一下:我和贵荣下乡后的第一个月,就是在他家开伙的,至今我还记得第一顿早餐是地瓜稀饭,下饭的是又硬又咸的豆腐渣干。这里完全没有贬义的意思,这东西我还是很对付的,当时能够让知青在家开伙食的肯定是生活条件中上的。他与我同龄,在队里他教我干农活,在公社修建的水电站工地,作为施工员的我同民工一起摸爬滚打,作为总务的他负责百十号人的吃喝住行。他的大儿子、儿媳在武平教书,女儿和二儿子都在厦门成家立业,他们夫妻俩常来厦门当孙经理。所以我们时有往来。

说起武平行,绍华非常赞成,他详细介绍了谁谁在县城买房,谁谁谁到厦门等外地打工,还有几位大队干部在乡下养老。据此,我们提出了一个想法:四月九日中午把居住在县城的人召集起来,用车把几位留村的老干部接来,请乡亲们在县城吃个便饭,好好聚一聚。绍华当即决定清明回去扫墓后留在县城等我们,并负责通知相关人员。

虽然不能亲眼目睹六甲的山山水水,但能与众多离别四十多年的乡亲们相聚,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也。决定之后,唯一盼的就是早日成行。


武平行二——回家


四月八日上午七时许,五部大巴载着270名知青浩浩荡荡向武平——我们的第二故乡驶去。车厢里叽叽喳喳像开了锅似的,有普通话,有闽南话,大家憧憬着,兴奋又有点忐忑不安地期待着。突然电话里传来一句浓郁的客家口音:“你们到哪了?”是房东,是绍华,他已经迫不及待了,他肯定在县城翘首以待。“再半个小时就到县城了”我们不由自主地用闽南腔的客家话应答。一下子,整个车厢静了下来,到家了!这不就是大家期待的既熟悉又陌生的乡音吗!

晚上八时许,我们的车驶到了下榻的旅社——金城宾馆,绍华带着他的大儿子茂盛和儿媳妇早早就等在宾馆门口了。

一放下背包,茂盛就开着车马不停蹄地把我们送到明天聚会的地方——晨光饭店。我们包下了该酒店二楼最大的包厢,摆上最大的圆桌,预定好最有武平特色的菜肴和自家酿造的米酒。

酒席落实了,心情轻松了,我们来到绍华在县城的三居室泡茶聊天,聊着陈年旧事,聊着明天就要见面的乡亲。绍华告示我们,村支书、治保主任、大队会计、民兵连长都会从村里来。“八十多岁的民兵连长也会来?”我还真有点不相信。住在县城的有几位是故人的后代,约好明天上午十点在酒店见。品着浓茶,操着已经生疏的客家话,天南海北侃大山,不觉已是夜半时分,意犹未尽地返回宾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一天的信息量太丰富了——梁野山的木栈道,文博园的将军广场中凯酒店县政府的招待,走到哪都悬挂的“欢迎回家”横幅以及对明天相聚的渴望,伴随着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武平行三——欢聚


第二天刚刚吃完早餐,还不到八点,宾馆的门铃就响了而且是陆陆续续响个不停,原来乡亲们已经等不及了,早早就来到宾馆。杯子不够了,茶叶泡光了,宾馆经理吩咐服务员给我们加茶加水。不多久,人满为患,只好提前移师酒店。没想到酒店里也早就挤满了人,连村里的老领导也都恭候多时了。当我握住民兵连长的手时,旁边的绍华一脸的坏笑。

泡上梁野山清香扑鼻的绿茶,吃着随手带来的厦门特色茶点,话盒子哗哗地打开了。一个小年青——噢,不能叫小年青,当年下乡时打着赤脚手舞彩旗迎接我们的小学生,现在也五十多了,是大队药场场长的外甥——恶作剧地要我俩一个个地说出眼前乡亲的小名绰号。当我们准确无误地喊出来时,他惊得目瞪口呆。因为这些绰号或多或少是含有贬义的,不能随便叫,比如绍华就是这样,谁喊他绰号就跟谁急,唯独他拿我们知青没办法。四十多年过去了,他的大名还没绰号响亮。

开席了,二十个人团聚一桌,我和贵荣顾不上品尝美味,首先举杯,恭敬众乡亲身体健康,亲情永在!第一杯酒下肚,我们又逐一敬下去,厦门叫打通关。忽然,二十杯酒端到我面前,我才叫起苦来,本来酒量就不咋地,偏偏贵荣又滴酒不沾——害哥啊!这个场面要撑下去真难啊。高米棒子、白斩鸡、小河鱼、獐肉、狗肉......十六道菜逐一呈上,都是厦门少见的佳肴。狼狈招架中,只顾着举杯喝酒,没空拿筷子夹菜,只能饱饱眼福了。酒过三巡,老教师温应贵举着酒杯赋诗一首:“知青心红志又坚,插队落户做贡献;离别四十再相见,心花怒放个个欢。”喝彩之余,借着酒兴,我也回了个顺口溜:“离别武平四十载,回首往事依稀在;莳田种药建水电,乡音未改鬓发白。”

时光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集中的时间,大家急匆匆地留电话、加微信,合影留念,相约不久的将来再相聚。还有个中年人挤上了大巴,大哥大叔地乱叫着,振振有词地嚷着:论辈份应该叫叔,但是叫大哥来的亲切,吵着闹着要跟我们一起去,依依不舍之情无以言表。






武平行四——离别


晚饭后绍华又来到了金城宾馆,手里提着乡亲们送的红菇、绿茶、米酒、笋干。盛情之下,其实难却。绍华说,明天你们就要回去了,我就不来送了,咱们现在到外面走走吧,看看武平的夜景。

我们走过彩虹桥,来到河滨客家文化公园,绍华滔滔不绝地向我俩介绍公园雕塑所代表的民俗风情。说着说着,我们都沉默了,静静的夜空只留下沙沙的脚步声。

四月十日上午,三天的行程已近尾声,就要再次告别武平了,天下着倾盆大雨,老天爷同我们的心情一样,需要好好地宣泄一番。亲情友情夹杂一起,往事现实时空穿越,欢笑泪水分辨不清,万千感受无法言表。

车轮缓缓地驶离县城,圆满之中捎带些许遗憾。遗憾未能再次走进四十多年前居住的小屋,遗憾未能踏上流过血撒过汗的药场、电站。是遗憾,或许也是希望。祁盼着!



                                             五中老三届周克安


                                                 2016.5.1


| [url=]打印本页[/url] | [url=]关闭窗口[/url]
发表评论
您的姓名:
评论正文:
   
访客评论:
      请对您发表的言论负责,谢谢合作。本站文章收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之站长,以便及时处理。
      本站发表读者评论,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我们的立场仅限于传播更多读者感兴趣的信息。


发表于 2016-5-3 14: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3 16: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友情长在,不容易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05018240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5-21 15:16 , Processed in 0.047340 second(s), 11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