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武平生活为您每天推送武平各类资讯,美景,美食,校园、武平新闻视频,老照片……
搜索
查看: 20166|回复: 5

林亚狮:乡 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 17: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平生活 微信公众号上线
乡 愁
  我命运多舛,一生漂泊流离。每一次重大人生转折,至今历历在目,清晰于脑。记得在50年代初尚属孩童时的三、四岁间,母亲撇下大姐和弟弟,将操持家务的重担撂给祖母,只身一人携我回家乡参加土改。家乡在龙海白水营的乡下,虽说路途不算遥远,但那时交通极为落后,三个多小时的水路,近2小时的转乘乡间摇橹小船,再近一小时的乡间小路。一路跟母亲随行。在幼小的心灵中,只要母亲在身旁,总感觉安全,也不觉得累。不过,我倒是跟祖母更亲近,对祖母的依赖更大。祖母一生照顾我,在我成家后,一直伴随着我,直到98岁高龄老去。回老家参加土改,目的是为了分田。祖母,母亲从乡下走出,母亲1922年生,家中最大的孩子,孩提时由外祖父过继给表亲,我的祖父。她没读过书,是真正意义的文盲。50年代虽也参加过扫盲,但还是大字不识几个,连自己的名字也无法很好的书就。旧社会的女孩子,特别是穷人家的女孩子,自打懂事之日起,吃苦,做事,干活就注定伴随着她一生。日本鬼子占领厦门期间,为了一家的生存,她就得拉着板车,载着大粪到厦门城里人俗称的“山场”即后来人称谓的厦门郊区蔡塘高林一带。向农民换回番薯、地瓜干以充饥。据母亲说,那时是无法换回大米的,那是日本鬼子严控的战略物资——军粮。在路途中一旦被查出载运的是大米,那是会被抓的,甚至还会掉脑袋。从小就练就的吃苦耐劳,母亲舍得带着我为了土地,从城里返回老家。我记得母亲对我说,在乡下的日子,由于我们早已背井离乡,除了祖父留下的三间小土坯房,一点东西都没有。过的比家乡的邻里乡亲还困苦,喝的是稀粥、吃的是地瓜,配的是自己腌制的萝卜,芥菜梗,鲜有油水,更谈不上鱼肉。记得母亲说,我曾向母亲要求弄点好吃的,母亲对我说,我们就是咸菜命,地瓜命。后来,村里人说,你们已经移至厦门,不能参加土改分田了。实际上,母亲要的是能分到祖父留下的那几亩自家的田地。无奈,母亲带着惆怅,带着农村出来谋生但依然对土地眷恋的那份情感,返回厦门。这段经历,是我坎坷人生的第一个起点,至今记忆犹新。也许,这是我的孩提时代记忆的第一个乡愁。
     我命运多舛,一生漂泊离家在外时日颇多。1969920日下乡武平县武东公社四维大队,197212月招工回厦,3年又3个月,虽比不上许多同学在农村的日子多,但也刻苦铭心。在下乡的日子里,除了耙田比不上当地的庄稼里手,但犁田,插秧,打谷,挑谷以及上山砍柴,丝毫不输村里的强劳力。去远离村子15里的上畲砍柴,中午挑着一担柴火,村里的队长掂了掂,说是不少于150斤,汗流浃背,饥肠辘辘,但心是甜美的,吃苦耐劳我不怕,难受的是我的家在哪里?3年又3个月,虽不算长,但我的青春年华曾在那里挥洒,人生记忆里最旺盛的那段时光,不能不说刻苦铭心,也许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二个难忘的乡愁。
还是命运多舛,1977年,我被以“反革命罪”,投入监狱。长达2年又3个月,那种煎熬、无助,铁窗里,每逢四、五月间,一到晚间,牢房里满是蚊子,用吃饭的铝制碗盒涂上肥皂水挥洒捕捉。那盒里沾满了蚊子,但蚊子仍不见少。一溜“犯人”挤满了用松木板铺就的统炕,没有人有蚊帐,也不允许用蚊帐,连裤腰带都要上缴,也许是怕犯人打架,自杀。为了防蚊,无奈只好把被套当睡袋,钻进去,一夜被汗水弄醒数次。因为我的反抗,我被戴过脚镣手铐,也被我十分崇敬的人民子弟兵以莫须有的原因捆绑起来拳打脚踢,哪怕我静静的坐在炕上。释放我的那一天,当时的重工局来接我,在“释放证”上的“人犯”二字我与凤屿看守所所长起了争执。我问:我是什么人犯?改不改?不改我还进去。所长说,改!于是,我的“释放证”是所有人中最特殊的。“人犯”二字被当场涂掉。这,难道也是我的“乡愁”?痛及骨和肉,触及思和想,灵魂深处的“乡愁”。
这辈子的乡愁太多,太复杂。2005年起至今,我受朋友之约,到其在山东肥城的工厂打工。至今已11年又4个月,远离生我养我的故乡厦门,到北方“讨生活”,一年里在外10个月,一个人略显孤寂,但有电脑,有电视相随,自己买菜做饭,打扫房间,随遇而安,有点钱赚,耐得住寂寞。虽是我人生第二个所呆时间最长的地方,算得上“故乡”的名分,但这份“乡愁”却显淡薄,情感上不那么强烈。我对“故乡”二字,顺序排列是:生我养我,亲人,至朋,好友,同学云集的厦门;青春年华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挥洒在那里的武平,把我带到这个人世间的长辈离不开的故土,每年一次回故土祭扫先辈的龙海,还有长达11年又4个月的山东。厦门是我一生中居留最长的地方,这份乡愁自不必说,因为习以为常,倒也鲜少激起情感的涟漪。但武平这个知青们眼里的“第二故乡”,总会有些牵挂。1997年,武平县厦门知青联谊会成立,我回厦后第一次受邀重返。也没到处走动,1998年组织下乡武平的知青重返第二故乡,与下乡时的1969年时隔29年,我是组织者之一,我同陈新民与武平县政府办副主任负责殿后,因负责联系载运客车的人的过失,多部大巴抛锚在板寮岭的中途,几上几下,往返于龙岩与板寮间,联系新车转运,以致声音沙哑。晚间8点多到达武平,人家重点学校的知青在武平县宾馆受到县政府领导的盛情款待,我还不清楚我应该住哪个宾馆,在哪里吃饭,所以,我的武平乡愁多少受到一些挫折。但毕竟割舍不了。以后又去了几次,也大胆对武平县领导提出了对武平县经济,社会发展的建议。但多次武平之行,我都没有去亲近和感受代表武平之魂的梁野山,她是雄浑,是秀美或充满灵气?连梁野山我都没亲近过,不用说武平的那些山,那些水。下乡时,我串联过区区几个地方,最常去的是中堡的章丰,去过武东乡的“首府”陈埔,去过六甲,袁畲,卢坑。最远是县城,还有十方的中和,中山的大平,梁野山都没去过。跟人说都不相信,梁野山是我的一个心结。
去年10月,为了排遣老丈人失去伴侣的郁闷心情,我们夫妻与内弟一家携老丈人同内弟的几位朋友及家人慕名前往武平象洞白水寨,领略了白水寨老板卖“概念”的空洞与不实。我以一个曾经下乡武平的知青之身份,向我们这帮旅游团介绍了还是梁野山好,白水寨是唬人的,但梁野山好在哪里?美在哪里?山高林密,水清秀美,雄浑?还是负氧离子多?全然不知,好在他们没一个到过梁野山。于是,46年的心结,促使我想去真实的哪怕管中窥豹的领略一下武平人的高大上的祖宗山。于是,我向新民,振成建议能否组织一些人再返武平,哪怕小规模也好。振成,新民可以称得上“老武平”,他们与武平的渊源远深于我。我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一趟武平。原来是想在今年春节期间成行,可节日期间,武平籍外出人员返乡多,都忙着过节,故打消了春节期间去武平的念头。春节期间返厦时,新一届五中老三届工作班子在讨论今年的校庆活动时,又把武平行活动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多次开会筹划。在我返回山东时,陈新民同学多次电话告诉我已多次召集各班联络员会商并形成共识。于是,全体发动,组织报名并确定行程安排。武平行之所以能顺利且圆满的完成,应当说,除了归功于所有参与的热心人,归功于各班的联络员,更应当说振成,新民发挥了很大作用。振成联络了其在武平的学生,积极斡旋,促使县委书记,县长亲自布置在家的县领导组织接待并把接待任务布置到各乡镇。新民为了落实人数,车辆,住宿,用餐,亲自到客运公司租车,办理保险并赴武平落实宾馆,餐厅以及行程安排,旅游景点。工作可说细致入微,行前又先赴武平打前站布置接待。我从内心感谢他们,感谢所有为武平行作出贡献的同学们!
41日,我返厦时,万事俱备,只待好日子来临。48日,五部大巴,三部小车,满载着武平知青及其亲朋好友对第二故乡那山、那水、那段刻骨铭心的历程和寄托着的特殊情缘,驱车600里,再次寻访年青时抛洒泪水、甚至血和汗的记忆。
可惜和遗憾的是,因特殊变故,我未能圆满地经历整个行程,于49日一早匆匆返回鹭岛,为一位突发脑溢血而病故的好友送行。
武平行虽短短的三天,但无不镌刻着我们这些特殊农友们对第二故乡的感念,也许这是一种别有韵味的乡愁。乡愁是一杯美酒,充满了美好的记忆,那是对故乡的情怀,那是对故乡山水,一草一木,风俗人情和经历的眷恋;乡愁,也许是一杯苦酒,充满苦涩和创伤,但我说,知青们对第二故乡的乡愁,更是一杯参杂酸甜苦辣的酒,什么滋味都有。但这次的武平之行,寻找的乡愁,更多的是带着香甜且醇厚的糯米酒。它联系着红土地与蓝海洋、武平乡亲与厦门知青的一段亲情。再见了,武平,再见了,武平的父老乡亲!让我们在有生之年,永远都记住这份乡愁。
                                 林亚狮
                            201651
)





作者系厦门老三届知青

发表于 2016-5-4 14: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6-5-5 08: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哥常回第二故乡看看。
发表于 2016-5-5 12: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朴实的一篇文章!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会烙有一些永远也磨灭不了的印记,喜、怒、哀、乐,不信你看,作者应该六七十岁了,几十年前的一些事,依然记得那么清楚,就像刚刚发生一样。
祝愿作者晚年生活幸福,也祝福楼主老哥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6-5-5 16: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交通方便,希望楼主多回家看看、走走。
发表于 2016-5-6 09: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有心,任何距离都不是问题。40年前老家住过18位与你老哥一样的热血青年,但时过境迁,我的老母亲随时都在念叨念叨。前半生的辛苦,后半辈的幸福,祝亚狮老哥平安、吉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05018240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3-25 10:12 , Processed in 0.772971 second(s), 18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