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WW.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91|回复: 0

[小说] 那时岁月(十七)聂胜示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8: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聂胜自从当上了办公室主任,日夜高兴,他很感激这位刘总指挥。誓要尽力对他效劳。
小黄对林锋的离开很难过,虽然林锋没有爱他,但天天能看到他,也好像心里有一种说不出名堂的舒服。许多事林锋就像师长一样,问了他,他都会耐心帮助她,而且他的观点总是对的,看问题总看得很准。所以现在刘光把他辇回去了,她也为之感到心里不平。
也许是当上了办公室主任的缘故,聂胜觉得自己的地位上升了一级,虽然没有给他加工资,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刘光曾对他说过,将来第一任厂长可能就让他来担任。
这天,办公室就只有小黄和聂胜两个人,聂胜就向小黄表示了好感,夸奖小黄长得如何的美丽,如何逗人喜欢等等。小黄平时不太看得起这个聂胜,因此对他的恭维话有点恶心。
小黄故意对聂胜说:“当了办公室主任了,升官了,不请客吗?”
聂胜笑笑说:“办公室主任算什么官,苦差事呢。”
小黄说:“不会吧,前途无量啊,刘总指挥看得起的人就是红人。”
聂胜说:“你也是刘总指挥看得起的人呀,而且你是比我被他先看得起的人。”
“此话怎讲?我为什么是刘总指挥看得起的人呢?”
“出纳不是随便的人都可以当的,几百万的资金要从你手里出入,如果不是刘总指挥看上的人,难道这个位置让你坐吗。”
小黄说:“笑话,大额的钱都是转帐处理,我管的几个钱,不过是油盐柴米之类的鸡毛蒜皮小事。而且,这也不是刘总指挥时定的,周占时就指定我当出纳。”
聂胜被驳得无言以对,但还是厚着脸皮和小黄套近乎。
聂胜说:“小黄,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你有对象了没有?”
小黄说:“有没有,大概不关你事吧。”
聂胜说:“为什么不关我事呢,如果你还没有意中人,那么我们都是吃社办粮的人,同病相怜嘛,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建立朋友关系吗?”
小黄虽然看不起聂胜,却故意试试聂胜会说些什么,就问他:“那你说说,你对我有什么吸引力?”
聂胜说:“吸引力倒不敢说,感情是靠培养的,起码我们同样的身分,门当户对说得过去吧。”
小黄说:“就这条呀,那也太平常了,我们几十个农村来的,谁与谁不是门当户对呢?”
聂胜:“不瞒你说,刘总指挥准备培养我入党了,他说,这个厂建成之后,第一任厂长可能就让我来当。”
小黄说:“想得美,这个厂还不知那个猴年马月才建得起啊。”
聂胜说:“你怎么这样没信心呀。”
小黄说:“现在缺口资金五六十万,还没着落呢,人家银行上次县长出面才勉强答应扶了一次,现在又说不够,谁还敢再投呢。”
聂胜说:“你真傻,这资金的事是领导们的事,我们只管办具体工作。再说银行财政既然投了那么多下去,总舍不得白白让他打水漂呀,他们总要让我们投产之后才能收回他们的贷款呀。”
“再过两个月,我们这45元的工资都发不出了,还乐观呢。不瞒你说,我早都想邀林锋离开这里,随便去厦门深圳找个工做都比这里强。”
聂胜说:“你要有信心,这里决不会垮的,至于出门打工,你没有往深处想,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朝难,外出打工要吃很多苦的,你不要以为多几个钱就很好。”
小黄又问:“聂胜我问你,你的水平与林锋比,觉得如何?”
聂胜说:“应该是上七下八吧,他能强到哪里去?我觉得起码他不会做人,不然哪会有今天的日子?”
小黄说:“那是刘光搞的鬼,刘光为了和他争朱英。”
聂胜说:“连领导都敢得罪的人,就是不识大体的人。要我呢,早就拱手相让了,还和他争。再说人家大学生,正式干部,又是副乡长,总指挥,你林锋是什么人?有眼不识泰山罢了。”
小黄还想说什么,看朱英来了,就不再开口了。
朱英是从林锋家里来,两天没见林锋,觉得度日如年,因此特地跑去他家看望他。
林锋回到家中,不但村里人不理解,连他爸也不理解。村中的人,以为林锋犯了什么大的错误,都说,人家出去了,越做越高升,有些先吃社办粮,后来提干了,成为国家干部,就是没提干的,也职务越做越高,工资越做越多。哪有半途被退回来的?林锋的父亲听到一些风声,说是与副乡长争女人争回来的。就气得不得了,他对林锋说:
“世上做一个人,还怕娶不到女人吗,难的是一生的前途,现在为了一个女人断送一生的前途值得吗?”
“爸,这事你不知道,你就不要管我的事吧。”
他爸一听更加生气,咆哮道:“你的事我不管谁管?养你这么大,还这么不懂事,难道我做老爸的就管不了?”
“你不懂原委怎么管呢?”
“好男儿要志在四方,岂有为一个女人丢掉自己前途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有什么原委不原委!”
“这社办粮本来就是临时工,算得了什么前途不前途啊,现在改革开放了,出门打个工,随便也比这45块钱轻松得多,我明天就外出打工就是了。”
林锋妈妈听得他们父子俩吵得凶,就过来对老公说:
“你不能一口一句女人,他这个女人是世上少有的好妹子,上次锋儿患了那么重的病,要不是亏在这个妹子这么精心照看他,我们这孩子可能都没命了呢。”
林锋见他妈站出来帮他,也对他爸说:“朱英她身为国家正式干部,她都不嫌弃我,我有什么理由嫌弃她呢?人家副乡长想追求她,是她不愿意和那个副乡长好,又不是我和副乡长争。”
林锋的爸爸口气稍缓和了点,说:“就算这妹子千般的好,过去你在乡里,好歹也是一起工作,现在你回来了,不在一起了,还能做你的人吗?到底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林锋说:“不会的,人家打算办保职停薪,和我一起外出打工。”
正在这时,朱英来到林锋家。林锋的爸见有外人来,立即停止了想说的话, 林锋妈妈看见朱英,笑容可掬地迎上去,热情地牵住朱英的手说:
“好妹子,你怎么来了?”
朱英在远就听到竹篮打水的话,知道他家闹着矛盾。但装做不知,她说:
“我就来看看林锋。两天不见了,很想他。”
林锋也赶忙为朱英斟茶倒水,招呼朱英落坐。
朱英说:“你回去了,我心里空落落的,两天比两年一样长,所以特地来看看你。”
林锋说:“这下刘光可乐意了吧,这两天,他还来缠你了吗?”
“没有,大概他也心中有愧,不敢马上来找我骂吧。”朱英说,“其实大家都对处理你这件事很不满,只是不敢吭声而已。”
林锋说:“石灰石是没有希望了,只能靠狮山乡调进了,接下去,粘土矿的事,也够他们晕头转向的,他们那些人办事,我是太清楚不过了。”
朱英说:“就让他们去尝尝你不在的苦头吧,你打工不要着急去,我估计他们过一段时间,肯定还会用大红贴来请你回去。你若走了,可不好找呀。”
林锋说:“我可是一时舍不得离开你,不然我明天都想出门,这次回来,家里人不理解,村里人也不理解,我心里好难受。我巴不得远走高飞。不要再受这分气。”
“你不是常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吗,这点打击算什么呢,人生道路这么漫长,说不定更大的风风雨雨还在后面呢。”
朱英安慰一番林锋,就回去上他的班了,有一笔款子等着她办转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19022399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12-11 16:02 , Processed in 0.104276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