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WW.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武平生活为您每天推送武平各类资讯,美景,美食,校园、武平新闻视频,老照片……
搜索
查看: 1118|回复: 0

[小说] 那时岁月(十九)再度出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8: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凤凰水泥厂缺口五六十万资金,向县里反映了多次得不到解决,县领导也感到头痛。农行行长说:
“我们县支行已经尽了最大能力了,如果还要追加,你们向地区中心支行去申请。”
县领导不得不把问题上交到地区。地区分管工业的王副专员把陈副县长和金鸡乡新来的陈书记、刘光一同叫到地区问明为什么资金会缺口那么多,当初的可行性报告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三个,谁也不清楚当初写可行性报告的事,没有一个人能说到点子上,王副专员气得发火,把他们狠狠批了一顿,并交代,叫当事人来把问题说清楚。只有明确了原因,才好向金融单位提合理要求。
刘光和陈书记吓得半死,因为唯一知情的当事人,只有林锋,现在已发文辞退了他,怎么好叫他再来呢,陈副县长知道林锋已被辞退之事,也把书记和刘光骂得狗血淋头:
“这么好的青年,你们为什么要把他辞退?办这样的企业,要唯才是举,你们却妒贤忌能,哪像办事业的人?回去还不快快请他出来,不然你们的缺口资金就别想要得到了。”
书记和刘光回到乡里,绞尽脑汁想不到体面的办法让林锋再度出山。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办法,只好叫乡党委秘书和聂胜同去请林锋回来。
林锋本不想回去,可是朱英说过或许有一天他们会重新叫你回来的,林锋把人生的第一分事业又看得很重,也就不和他们呕气了。
林锋复出,照样当办公室主任,聂胜空欢喜一时,现在还得让位,心里真不是滋味。可是没有办法。
刘光偷偷对聂胜说,这是暂时的,等缺口资金到位了,再来整他。这下聂胜像吃了定心丸。
王副专员再次召开协调会,这次林锋也去了。这次参加会议的除县里乡里的几个人之外,还有地区三行的行长、地区企业局梁局长、地区建材公司李经理,地区财政局苏局长。地区税务局长和工商局长。林锋首先把可行性报告少列支的部分作了说明:
“我是农村青年,从没搞过工业,连什么是可行性报告都没看过。这次写可行性报告时,我是借了县水泥厂的做参考,依样画葫芦。凡是县水泥厂列支的项目,我们也列支上了,他那没有的,我也想不到。其中有两项重大的少列支项目,一是变压器贴费,一是钢球钢段,后来我才知道,县水泥厂的变压器贴费,是事先协调好的,都是县属企业,交与不交都差不多,等于左手交给右手,实际还是同一个人,所以那项就连列都没列上去。我们却是乡镇企业,这项费用不能免,所以造成缺口。
另一笔钢球钢段的事,县水泥厂是将它冲入生产成本,也没有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列项,所以我也不懂有那笔开销。
但总的资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缺口,除了少列支的两个项目之外,还有两点不可忽视的因素。一是价格因素,现在所有建材和设备都在一天天涨价,我们报缺口资金时的价格与资金实际到位时的价格又不同了,再有就是当初没有料到立窑不能拆运回来,所以资金缺口又加大了。
王副专员听了很满意,认为林锋分析得很有道理。王副专员后来说:“凤凰水泥厂筹建两年多了,还不能冒烟,现在资金缺口还差那么多,大家想想到底这家厂要他死还是要他活?现在请各位畅所欲言
地区企业局梁局长,当然希望把它救活,因为这是乡镇企业,死活与他的政绩有着直接相关,因此他说:
“现在是功亏一篑,当然要救活他,不然那么多财力物力都付之东流了。”
地区财政局苏局长说:“我看这金鸡乡的领导不会办事,花30万元买来那一堆破铜烂铁,现在都诱迹斑斑了,再投钱,不是把更多的钱送到败家子手里吗。”
陈书记和刘光听了败家子三个字,脸一阵阵红,感到无地自容。
作为行业主管的市建材公司李经理又说:“现在整个地区的水泥市场早已经饱和了,再让凤凰水泥厂生产出水泥来,也没有销路,没有销路也就没法按期归还贷款,我以为,投钱更要小心。”
三行行长,几乎是同一口气。他们说:
“已经丢下去这么多钱了,要说这些钱都是国家的,都是人民的血汗钱,既然他们这么不像样,我们看还是把损失减到最小为好。不然越投越亏,到时谁也没法向上面交代!”
王副专员问县里的三个有什么想法。
陈副县长说:“这事确实太伤脑筋,几位领导所批评的,都说到点子上了,许多方面我们确实做得不够。”
陈书记说:“我是最近才调来金鸡乡的,以前的事我不太清楚,要死要活,还是上级领导定吧。”
刘光说:“我也是第二任的指挥。30万元买破铜烂铁的事,都是前任指挥搞的,等到我来的时候,生米已煮成了熟饭,我们也挺无奈的。”
王副专员听了,生气地说:“那就不要再投入了,就让凤凰水泥厂到此结束吧。
正要宣布散会了,林锋站起来说:“能不能让我也来说几句?”
王副专员刚才听他说可行性报告的事,说得有条有理,这次他主动要求发言,也就同意了。
林锋说:“刚才各位领导说了许多,都说到点子上了,不过有些问题,是不是各人有各人的看法,现在我说说我的个人观点,供领导参考。
第一,关于30万元买来一堆破铜烂铁的事,我是这样看的,水泥厂的主要设备是一窑两磨,当时不知道他那是土立窑,这是一种失误。但按现在的价格,一台新磨机都要30万元,这三十万元,买两台旧磨机,还是有价值的。
再说,这磨机嘛,外面是一个筒体,生产的时候,内壁是要衬板的,衬板属于耗材,磨损的只是衬板,所以旧磨机不存在磨损的问题,若说型号有些过时,但绝对还可以用。
那堆露天堆放的所谓破铜烂铁,其实都是传送提升设备。运回来之后,因为我们资金欠缺,没有建好仓库存放,堆在露天,的确叫人心痛和误会。
第二,关于水泥市场饱和的问题,我也有另外的看法,因为我们金鸡乡所处的地理位置特殊,南接粤省,西邻赣南,我们的水泥全部向外省销售,没一包水泥会依赖于本地区的市场,所以这个问题请领导放心。
第三,既然两百万都投下去了,为了顾惜五六十万而使这家水泥厂胎死腹中,未免太不合算了。现在的唯一办法只有扶起了凤凰水泥厂,让它投入生产,投下去的资金才能分步收回。大家都知道,两百万是大头,五六十万是小头,为小头而丢大头,我以为谁都不会这样做的!”
林锋这一席话,说得全场鸦雀无声,说话中王副专员还一再点头表示肯定。等林锋把话说完,王副专员朝林锋翘了翘大拇指,说:
“从这位小青年身上,我们能看到凤凰水泥厂的光明和希望。不把它救活,真是太大的失误,我觉得他说的每一条都有道理,这样有为的青年,你们县里乡里为什么不重用,不放权呀,你们都是有眼无珠吧。
我现在提出一个中心意见:“总体五十五万你们三行各出十五万,财政再出十万,而且要尽快到位,不然现在的价格瞬息万变,不要拖拖拉拉,又形成新的缺口了。”
王副专员又转向陈副县长和陈书记他们说:
这回你们回去要好好干了,再出不了水泥,那枪毙的不是水泥厂,而该是你们了!”说着脆秘地朝他们笑了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19022399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12-11 16:57 , Processed in 0.075794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