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WW.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武平生活为您每天推送武平各类资讯,美景,美食,校园、武平新闻视频,老照片……
搜索
查看: 1142|回复: 0

[小说] 那时岁月(二十)兔死狗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8:5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锋在协调会上的出色表现,让王副专员刮目相看,并把资金缺口的事,硬性地压着各部门给解决了,要说为凤凰水泥厂解决这笔资金,林锋是立了头功了。可惜的是王副专员并不知道林锋还是个临时工,处处受打压。
但也正因为这次林锋是功高震主,乡党委陈书记还为上次盲听刘光一面之词,发文辞退林锋的事感到羞愧。也耽心以后林锋会不把他们都不放在眼里。回去之后严厉地批评了刘光:
    “
都是你乱说,使我们作出了错误的决定,差点误了大事。”
刘光死也不敢暴露都是为了争夺朱英所使下的鬼计,就说:“他这个人有点小聪明,就是把谁也不放入在眼里。这次王副专员说了他两句,可能连你也不在他的话下了。我们还是不要把他棒得太高吧。”
陈书记说:“那当然,他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临时工,我们要用要辞完全有这个权利。”
刘光和陈书记还认为,当时王副专员只是口头上说说要对林锋重用,要对林锋放权,并没有作更具体更明确的指示,事情过后,王副专员肯定也就忘了,因此可以不执行。
刘光看到林锋这么了得,简直有点惧怕了,又加上被朱英羞辱了一顿,当时厚着脸皮,装做无事的样子,内心却对朱英感到绝望的同时,还恨之入骨。心想:“现在五十五万元贷款到手了,林锋的作用起完了,现在如果让林锋得志下去,日后不知要有多猖狂呢。”
因此萌生一定要再次搞倒林锋的主意,刘光和聂胜商量,聂胜说:
“刘总指挥说要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会不遗余力的。”
刘光和聂胜在寻觅机会。林锋却对粘土矿的开发,设备安装等问题日夜操劳。在即将看到曙光出现的时候,更加忘我地工作着。
刘光对于朱英的爱情既已绝望,全部心思转投到李梦身上了,很快他们就定了终身。
随着水泥厂的筹建接近尾声,生产岗位的工人培训也该立即着手了,从农村新招来了一批新工人。要送进县水泥厂学习。刘光便对小黄说:
“现在筹建接近尾声,出纳的业务量也不多了,等到筹建完成,这个临时岗位是不存在的,你也去参加培训,将来好安排你到车间去。”
小黄想想也对,她说:“那出纳的事交给谁?”
刘光说:“就交给聂胜吧,现在办公室的事也少了些,这出纳的事就让聂胜兼管起来。”
于是小黄将业务交给聂胜兼管。
聂胜一身两职,既是办公室的助理,又兼出纳。出纳帐和现金都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
日常办公室的事还是由林锋料理。林锋有事,也由聂胜代办。因此林锋和聂胜都有办公室抽屉的钥匙。
林锋正在安装设备的现场处理事情的时候,朱英急匆匆赶来找林锋,告诉林锋他妈妈晕倒在家,已送到乡卫生所住院。
林锋马上赶去看他妈得的是什么病。只见他妈脸上没一点血色,额上冒着冷汗,医生说:
“肯定是胃出血,最好赶紧送县医院手术,快去准备几千块钱。这边已为她打了止血针。如果不能凑效,那就非手术不可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祸事,林锋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立即向王芹那边先借了一些钱,先交了乡卫生院的费用。然后写了一份申请,求刘光批两千元借款。
刘光没有立即批,找了许多借口拖延时间。
第二天,聂胜说请假回去有事。到聂胜回来上班时,聂胜说,公款少了2000元,马上报告刘光。刘光若有其事地问是什么时候的事,聂胜说就在他回家的时间里没有掉的,然后刘光就打电话报告派出所。派出所上来两个民警,问了问当时有几个人在场,又看了看抽屉的门没有被撬的痕迹。抽屉门完好无损,肯定不是外人。因为只有林锋有钥匙。就初步怀疑是不是林锋拿了,于是找林锋来问。
林锋说:“我妈病了,我写过报告向指挥部借2000元,刘指挥还没有批,聂胜的钱没了,我并没有拿。”
派出所民警说:“但只有你有钥匙呀,仔细想想,是不是一时糊涂了拿去给你妈治病?只要你坦白承认,就当借款处理吧。”
林锋一概否认拿钱的事,做了笔录,盖了指模,派出所也没多难为他。临走对抽屉门提取了指纹,拿回去做鉴定。
指纹鉴定的结果没有发现林锋的指纹。所以派出所查不出什么名堂来,也不敢下结论。林锋被受到怀疑,心里十分不平,知道一定是有意陷害他。
朱英听说此事,也极愤怒,她找聂胜结出纳帐,聂胜要陷害林锋,却考虑不周,结果,聂胜的帐面余款应为1852元,哪有2000元的失窃呢,这一查帐,聂胜的阴谋不攻自破。
聂胜有意陷害林锋,真相大白了,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林锋此时感到对这个筹建工作万念俱灰,他对朱英说:
“这里已经没有我的立身之地了,他们要加害我是随时都会玩弄什么手法的,也是防不胜防的,总之一走了之算了。”
朱英说:“这肯定是刘光搞的鬼,他们这样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林锋说:“树正不怕影斜,可是他们这样卑鄙的事都干得出来,和他们在一起做事都感觉太没意思了。”
“也说得是,现在不但你,他们对我也不会放过的,我们一起走吧。”
那天傍晚,她们俩再次来到金鸡石上。目睹这快要建成投产的水泥厂,感慨万分。林锋突然想起了一句话:
太平原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
朱英说;“真的,这次筹建你出了最大的力,他们却要加害于你,这太不公平了。”
林锋说:“我本来把这里当作人生的起点,当作我一生中第一番事业,为它我呕心沥血,常常是夜里睡觉醒来都在想公家的事。为了多懂得一点水泥生产的知识,我看了几十万字的相关书藉,把眼珠子都看穿了。虽然学得了不少知识,现在却要离开它,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朱英说:“现在没有用,将来或许还有用吧,知识越丰富,人生越充实,很多情况下知识也是触类旁通的,一旦某件事上能得到某些启发,也就很有价值了。”
她们相偎着,天色慢慢黑下来。
林锋说:“我们前年说,等水泥厂建成之日,我们晚婚的年龄也到了,我们就把婚事办了。”
“是呀,你我今年都25了。我等你都等了两年了。”
林锋说:“过几天我就辞职,你在这边再干一阵子,我去外面闯一闯,等我打开了局面时,就接你一同出去。”
朱英说“好!”
夏夜的繁星布满天空,筹建处的人回家的回家了,看电影的看电影去了,金鸡山上显得特别的静谧。林锋把朱英揽进怀里,自上到下地抚遍她的全身。如翻江倒海般的欲望和洪水决堤般澎湃的激情,十几分钟后,林锋让朱英完成了从少女到少妇的过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19022399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12-11 17:34 , Processed in 0.050641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