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WW.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武平生活为您每天推送武平各类资讯,美景,美食,校园、武平新闻视频,老照片……
搜索
查看: 1151|回复: 0

[小说] 那时岁月(二十一)闯荡特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8: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锋带了不多的盘缠去了厦门。刚到厦门,人生地不熟不知做什么好,在街头流浪了几天,没找到工作。住在最便宜旅店里,每天也要15块钱,没几天,眼看盘缠就要用尽了。只好将铺盖打开在立交桥下过夜,忍受蚊虫的叮咬,担心蛇蝎的伤害。又过了几天,还是没找到生活,连吃饭也成问题了。他开始变三餐为两餐,饿着肚皮继续找工作。
大概生活就爱欺负落魄之人,林锋到处都碰钉子。有的厂说已招满人了,有的厂只要女工,林锋有的是力气,也肯吃苦耐劳,可是要赚一口饭吃,竟有这么难!
他看看入厂求职是没有指望了,身上的钱又用光了,就将成为乞丐,这时,他看到很多拣破烂的人,在一处处拉圾箱中掏破烂,把那些废纸张,塑料制品,破铜烂铁拣回去送到收购站能换几个钱,林锋为了活命也只能出此下策,不怕脏不怕臭,也拣些破烂来过日子。
拣破烂勉强能换口饭吃,有时还能剩下一点点,但此时他还不敢租房子住,也不敢写信给家里,更不敢告诉朱英。朱英在家里天天等候林锋的消息,急得什么似的。
朱英也天天等着刘光来找她的岔子,可是刘光对她嘶不开,咬不动也没主意。
这样过了半年,有一天林锋送废品去收购店换钱时,收购店老板问他肯不肯为他帮工,林锋高兴极了,当即答应下来,工资高低且不管,有个固定收入和体面的工作,比什么都强。
从此,他为老板帮忙,分门别类地整理收购来的废品,分门别类地将各类废品发往更高一级的收购部门。林锋的脑子十分好用,不久他就掌握到各类废品的利润率,下手来源,上手去路。摸出了一套经营之道。于是就萌生了自己开废品收购店的念头。
林锋还获知收购废品的店,还可以向上手借拔预付款,这样一来,可以充实一部分流动资金,所以自己要投入的本钱并不要很多。
自从在收购废品的店里当帮工之后,他就开始和朱英联系。现在又有了自己开废品收购店的想法,就和朱英商量,能不能通过王芹的关系贷一部分款作起动资金。
朱英通过王芹的关系,又因为自身是国家公务员的身分,可以以自己的工资作担保,于是一次向农行营业所贷了三万元转给林锋,林锋的废品收购店就开张了。
有了这个起步,财源滚滚,比做帮工强多了。这时他叫朱英赶紧办保职停薪,前来帮忙他的业务。经过短短十年间,林锋的事业已初具规模了。
他改行经营旧货,在旧货市场租了一间店面,专营旧电脑,旧电视,旧洗衣机,旧冰箱、旧厨具等。厦门人的收入高,很多家庭买没几年的电视电脑,又当废品卖掉换新潮的,因此旧货市场的生意也很红火。许多经营快餐店的老板,都纷纷到旧货市场购买旧厨具。林锋见什么热销,就进什么货。
水泥厂自林锋走后的两个月,算是建成投产了,在刘光的积极建议之下,聂胜当了第一任的厂长。
可是聂胜对水泥生产一窍不通。根本没法管理,加上生产线虽然是建起来了,又没有流动资金,常常是停停打打,这水泥生产是不能停的,每点一次火,要花一千多元的柴火,半年之内,聂胜主持下的水泥厂就停了4 次火。到后来根本无法运转了。
刘光看到这种情况,也感到后怕,再也不想和工业打交道了,于是他通过他姑父的关系搞调动。他姑父为他着想,原来他在文化部门工作过,现在文化部门没有空缺,于是让他到教育部门,这么凑巧,教育局让他到金鸡中学当校长。
聂胜无力管理水泥厂,只好将水泥厂承包给私人,有个外县人以非常低的承包基金承包,所付的承包款,还不够当年该付给各家银行的贷款利息,这样一来银行欠款越积越多,各家银行都很有意见,看到收回贷款无望。于是联合起来向法院申请凤凰水泥厂破产。
法院裁决破产成立,可是将水泥厂拍卖却遇到难题,大家对破产的水泥厂都没信心,即使价钱出得很低很低,最终也没有人敢接手。1995年,上级政府根据环保的需要,又出台一个强制性规定,年产四万吨以下的水泥厂,一律无条件关闭不准生产。这样凤凰水泥厂,就永远沉睡在了金鸡山上。
林锋虽不成大富,可是这几年的积攒也买了房,最近又买了夏利车。20063 月,林锋收到家里转来的邀请信,那是金鸡中学举行七十周年校庆。林锋夫妇商量,要回去参加庆典。
林锋对朱英说:“回去参加校庆庆典,总得献给一点礼物给母校才好,你说献什么好?”
朱英说:“我看也不要什么礼物,就捐10万元充实他们的奖教奖学基金吧。”
林锋说:“好呀,母校不仅是我们知识的发源地,也是我们爱情的摇篮,对母校尽一点绵薄之力是应该的。”
校庆那天一大早,林锋夫妇俩开着自己的夏利车来到母校。接待他们的是刘光和他的夫人李梦,现在李梦已当上教导主任了。
刘光夫妇看到林锋夫妻这么风光,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刘光为败在林锋手下的事还感到羞辱,但身为校长,不得不热情地接待他们。李梦也没有想到,一个大学都没考上的人,现在生活得这么风光了。真佩服朱英的眼睛。
参加完校庆典礼,林锋夫妻在回厦门的路上,经过金鸡山时,将车拐进凤凰水泥厂,只看到一字型的厂房在这片旷野里,死一般沉寂地躺着,整个生产车间和当年他们办公的地点结满蛛网。厚厚的灰尘将那筹建岁月封存于历史的档案之中。那些设备已被人拆走当废铁卖了。一片惨淡的景象,让林锋感慨不已。
他们再次来到金鸡石上去凭吊一番。回味过去的一幕一幕,林锋油然想起了他看过的一本书,觉得很合这个情景,他对朱英说:“你看,筹建岁月像不像桃花扇上的一段唱词: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朱英沉浸在无限感慨之中。
后来林锋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对朱英说:
“你看,这水泥厂正建在金鸡石的南边,是金鸡的嘴啄食的位置。效益都被金鸡吃掉了,你再看北边,那群山葱翠,无数的林木,无数的财富呢,那却是金鸡下的金蛋蛋啊。”朱英往北一看,不住地点头。发出一声感慨的长叹:“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19022399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12-11 16:02 , Processed in 0.074457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