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址:育才路9-16号(中远上城售楼部旁) 电话:0597- 4888818
搜索
查看: 493|回复: 0

[街头巷尾]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复制链接]

875

主题

6

听众

17万

积分

县委书记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发表于 2018-11-26 15:38:33 |显示全部楼层
武平生活 微信公众号上线
武平记忆|客从何处来

朱新生

  又是一年深秋,丹桂飘香。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穿过云层,越过梁野山麓,洒落在客家山城武平的大地上。

  圩天的东门市场,早早就已熙熙攘攘,赶集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喧嚣间仿佛有一声呼唤:“半番仔!”依稀有一道身影,穿过如潮人群,穿过漫漫岁月,微微一笑而来……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5).jpg
东门市场 @林传府 摄

  半番仔的称呼,源于这人身上有一半南洋血统。他的母亲来自南洋马来,俗称番婆,于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乘着帆船,漂洋过海来华讨生活,最终在广东揭阳登岸。其时,一个混迹码头的普宁汉子庄老大,一眼就看上了这个颇有姿色的异国姑娘。

  数年后,身怀六甲的马来姑娘归乡省亲,在南洋生下了一男孩。待她携着幼儿回到潮汕地区的普宁流沙时,男孩已经6岁,黑黑瘦瘦的,和所有的南洋仔一样,浑身纹满刺青,臂绣腾龙,腿纹飞鹰。男孩取名庄明水,南洋媳妇则被当地人唤为番婆。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6).jpg
乘船下南洋

  难得安谧的乡村生活,几年后被日寇侵华的枪炮声打破了宁静。1937年卢沟桥事变,全面掀开了侵华的序幕,凶残的日寇铁蹄南下,战争乌云逐渐笼罩南方沿海地区。1938年6月,日寇登陆南澳岛,敌机侵入潮汕上空四下轰炸,一时哀鸿遍野,老百姓流离失所。枪炮之下,人如蝼蚁,命如草芥,潮汕人纷纷开始往异地逃生避难,拉开了一幕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4).jpg
抗战时期逃难的潮汕“难民”

  当一颗日寇轰炸机扔下的炸弹,变成哑弹落在屋角墙下后,番婆决定带孩子回南洋避难。庄老大送行到码头,依依惜别,实在不忍分离,只怕妻儿这一去,不知何日是归期,不知何时再相见。在船家的声声催促下,庄老大踩着登船的搭板,脚步越来越慢,突然抱着幼儿转头疾步返岸。

  一阵滔天海浪将登船搭板掀入海中,其时番婆已经登上了船,船岸相隔,船上的人不能返回陆地,岸上的人也无法再登船,番婆回头望见,不由悲恸大哭,一声声呼喊着孩子的乳名。帆船入海,骨肉分离,孩子在父亲怀中挣扎着,哭喊着,眼见帆船渐离,番婆伫立船头的身影逐渐模糊远去,浪涛淹灭了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7).jpg
侵华日军占领潮安县政府

  这一去,彼此再也没有了音讯,从此母子天涯永相隔。不出数年,日寇攻陷东南亚,刺刀肆虐南洋,普天之下再无净土。此一别,远方的亲人可安好?

  枪炮隆隆,庄老大忧思成疾,几年后病逝。庄明水孤苦无依,难抑对母亲的思念,在15岁的一日清晨,戴着一顶破斗笠,光着脚板,兜里装了几个铜板,背上干粮悄然离家。

  沿海已被日军封锁,一路都是逃难的百姓。庄明水漫无方向,跟着人群走了几日,也不知到了何地,忽遇一队***部队,结果被当成壮丁抓了起来,押上了大卡车,将赶赴前线部队参加打仗。庄明水满怀茫然和惶恐,被迫和壮丁队伍一路西行。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3).jpg
上世纪四十年代武平县城全貌 摄影:宝光照相馆

  这一日到了闽粤赣三省交界的客家山城武平,傍晚时分在一个叫考棚的地方歇脚用餐,其时周边荒凉,灌木丛生。庄明水借着解手的机会,藏匿灌木丛中,稍后听得壮丁队伍吹哨集合,吆喝着匆忙赶路离去,到半夜方敢悄然出来。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庄明水开始流落武平街头,一身旧短褂,长得又黑又瘦,小小个子,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孩子。其时囊中空空,行李钱物早被抓壮丁的士兵收缴了,异地他乡,人生地不熟,困苦年代,一食难乞,几日下来已饿得头昏眼花。街头路边,逃难的饥民成群,他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8).jpg
1945年的武平县城原东门翔凤桥(宝光照相馆  林树功提供)

  这日,流落到一个叫万安的小镇,庄明水在路边倚墙斜坐,身上再无半分气力,几近奄奄一息。当地一谢姓富户路过,见他面相迥异,额头开阔,鼻子鹰隆,身有刺青,细细一问来路身世,得知他身上流淌一半的马来血统,不由脱口道:“半番仔!”当下将他收留,待之甚厚。从此,半番仔的称呼伴随了庄明水一辈子。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9).jpg
武平县城东老城门(上世纪六十年代拆除)

  半年之后,一人从江西而来,路过石径岭,但见路边挂着一个竹筒,当下掏出一枚大洋扔进去,发出骨碌碌地一阵脆响。这竹筒是土匪安放的,但凡过路客商只要自动交上买路钱,便可安然离去。这人高呼一声:“回家喝酒喽!”峭壁林间便传来几声土匪的长笑。

  这人来到万安小镇,直奔好友谢姓富户家,酒酣耳熟之际,忽见半番仔面生,颇为伶俐,顿时大生爱意,特别怜惜这个从潮汕而来,丧父失母,孤身流落他乡的孩子,最后求得谢姓富户割爱,将半番仔领回家去,收养为子。

  千年以来,历经战乱的中原人一路南迁,称为客家人。山城武平,是闽粤赣三省交界的重要门户,也是客家人的重要聚居地。民谚“钟半县、李半街、王一角、修一撮” ,指的是当时县城内各姓氏聚居的状况,其中钟姓人口最多,占据了足有半个县城。收养半番仔之人姓修,居于兴南村,颇有家资,身下无生养,将半番仔视若己出,特别疼爱。岁月渐长,半番仔慢慢融入了当地生活,娶妻赡老,生儿育女,已是又一个新客家人。

1975年的武平县城 @何安庆 摄.jpg
1975年的武平县城 @何安庆 摄

  成为新客家人的,又何止半番仔一人。自上世纪初叶始,连绵数十年的战乱动荡,无数百姓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国家积弱,人民饱受苦难和蹂躏。当日寇的刺刀和炸弹肆虐潮汕大地时,偏又逢连年饥荒,数十万饱受灾难的老百姓仓皇出逃,衣不遮体,食不果腹,饿殍遍野。逃难者在途中纷纷将孩子送给他人抚养,只求能给孩子找一条活路。这些孩子一路向西流落,来到闽西,奔往江西,被淳朴的客家人收留抚养。苦难岁月,客家大地收留了数万逃难孩童,他们落地生根,学会了客家语言,融入了客家生活习俗,成为客家儿女,成了新客家人。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1).jpg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武平东门大桥 @曾炳文 摄

  多少年后,当日子逐渐安稳后,远在潮汕的母亲们早已白发苍苍,却不知孩子当年遗落何方,望断天涯,至死也等不到孩子的归来。而这些生长在他乡的孩子,与亲人分别时大多不过仅有几岁,对家乡的记忆是浅淡的,终被岁月模糊,待思乡情愈盛,却已找不到回家的路。白马过隙,逐渐鬓发如霜,曾记儿时母亲那怀抱的温暖,只能在梦里追寻。

客从何处来?一位潮汕逃难武平老人的辛酸往事…… (2).jpg
上世纪六十年代,武平南操场远眺

  梦回潮汕,却永远也无法回到生母的怀抱。这些当年逃难而来的孩童,走过七十多年的漫长思亲岁月,至今大多数人已年老辞世,尚存于世的也已是风烛残年。有的在晚年回到了故乡,和相隔半个多世纪的亲人喜泣相逢;有的则在身后,由儿女们完成了老人的遗愿,如半番仔的后人,经过辗转打听,寻找到了曾经的故里和久违的亲人,至于他那远归异国的母亲,终究渺无可寻,后辈们只能将思念与追忆深埋心底。还有些为数不多尚存于世的耄耄老人,至今还在苦苦追寻亲人,夜夜梦回故乡。而更多的老人已经抱憾离世,有的老人甚至在临终前嘱咐儿女,百年之后寻个安静的河湾,将骨灰洒到河中,让灵魂跟随河流回家去,回到故乡去!

  天地苍茫,日月沧桑。平川河静静地流淌,穿越岁月,一路向东。曾记当年,一叶竹排顺流而下,可达潮汕,奔腾到海。
搜索“fjwuping”关注“武平生活”微信公众号。让您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