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武平生活为您每天推送武平各类资讯,美景,美食,校园、武平新闻视频,老照片……
搜索
查看: 35264|回复: 11

催人泪下,震撼心灵——“武平情结·武平的人文与写作”侧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5 11: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平生活 微信公众号上线
催人泪下,震撼心灵
———春池夜话(第十一回)“武平情结·武平的人文与写作”侧记
本报记者  陈秀芹

      2011年10月21日上午9点来钟,我和先生到武平县东大街农贸市场购菜籽(先生喜欢种菜)40来岁的女摊主一见面热情地问:“你们是厦门知青吧?”“是啊”。“你们昨晚在县政府二楼会议室开会了?”我诧异,一个卖菜籽的摊主怎么会了解这事?原来,她女儿是武平三中初中一年学生,昨晚参加了“春池夜话”的座谈会。我问:“女儿回家后怎么说?”“说太好了,收获很大,说没去的同学亏了。”

上半场

      10月19日—21日,厦门知青100多人参加武平乡村游。20日晚上,在武平县政府大院的一个会场里,厦门知青组委会联合武平县文联举行“春池夜话”之武平专场:“武平情结和武平人文与写作”,厦门知青文学,摄影、书画沙龙,该县文化界武平几所中学初中生近百人参加。
      主持人谢春池开场白,他说,他虽然插队在紧邻的上杭县,但因为有许多同学在武平插队,又因为采风,来武平至少20多趟,可惜还有二三个镇乡没走过,争取2012年下半年之前要走遍。(全场响起掌声)谢说,他因此有武平情结。他对“情结”的理解,是一个人对一方土地的依恋、眷顾、惦记。他说,今天“春池夜话”的主题就是武平,沙龙嘛是很随意,很放松的交流。陈孟荣(厦门知青)首先发言。陈孟荣插队东留,对武平有特殊的情感,自从调回厦门后,他已是第29次返回武平!一踏上武平总是激动不己。40年前的他因喷农药、施肥,被细菌入侵,持续高烧不退,乃至不省人事,病重时节乡亲们用木板抬着他走了十里路,又用手扶拖拉机颠了数十里路,送到公社保健院,这样的救命之恩,孟荣永世不忘。回城后,很多年里好几位乡亲的子女读书上大学等,他都予以资助。乡亲们有婚庆喜事,他必到场祝贺。他此次返武平,知青活动结束之后,他又得赶至东留,参加一家乡亲的婚礼。
      他说“永记武平,刻苦铭心!”肺腑之言,全场感叹!
      林善珂(武平县政协副主席)接着说,他是回乡青年。与厦门知青很有缘份,当年家中就住了7个。因年龄相近他和知青往来较多,关系很好。
      谢春池插话:《回望闽西》一书里收入了善珂兄写《神笛黎文》,是篇相当好的文章,希望在座的中学生把它当范文。返回厦门,我特意拜读《神笛黎文》,确是好文章。从中我也看到林善珂的正直善良,以及他的聪明才智。在那个特殊岁月,十几岁的他竟然“突发奇想,何不帮他(即黎文)以特长谋生?”让他走出“濒临乞讨的困境”,又给文化生活馈乏的乡亲带来美的享受。
      林善珂接着说,他读中学时,武平活跃着一群厦门知青的文学爱好者,不时有诗文在《福建日报》、《闽西文丛》发表,他自己阅读后很受鼓舞和影响。林说当时知青举办了海洋文化、海洋文明,对闽西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周火卢(厦门老知青)十分感慨地说:这次有幸再次踏上眷念的武平,心绪纷繁。1963年,他上山下乡从厦门至武平岩前烤烟场,1977年调回厦门第二农场,十多个寒暑他在这里学到很多人生学问,从热情好客的乡亲那里汲取很(接第1版)多文学养分,他感谢当年武平文学界前辈给予他的很多帮助,他说今天与他们重逢,很激动。多年来,文学情结一直在他心里深藏着,他很想通过这次采风,再激发创作欲望。最后他说自己的武平情结永存!
      练康豪(武平退休干部):当年我写诗歌时,与周火卢探讨,他会指出平平仄仄不对的地方,至今我还感激他。1964年龙岩农村业余创作班,他和周火卢一起去参加,回来后对武平的文艺工作起了推动作用。
      钟春林(武平退休干部):厦门知青一次次返回武平,他们有很深的武平情结,令人感动。
      龚林(厦门知青)说自己在武平插队仅一年多,后来到明溪投奔在那里下放的父亲,因为参加厦门知青的文化活动,他那本来对武平较淡的感情逐步浓烈起来,也有了武平情结。仅2009年他说返武平六次,2011年来三四次,武平情结已结在心里,今后还来吗?他问道,又自答:二十年后,即使柱着拐仗,也要来!(全场响起掌声)。
      周文根(武平东留人)说,当年有8个厦门知青住在他家,有吴碧辉吴德志姐弟。周文根1953年出生,年龄与知青相近,他经常教知青犁田耙田莳田等,有时还送柴火给知青;知青厦门带来的食品也舍得送给他。1969年冬天,大队文艺宣传队排演京剧《智取威虎山》,周文根饰少剑波,需要一件黄绿色棉大衣,个头与周文根相仿的吴德志,把自己那件黄绿色的知青棉袄借给他,周文根穿上这件棉衣,演唱“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此情此景给周文根一辈子都留下美好印象。后来,吴德志把那件棉大衣送给了周文根,反应极为快捷的谢春池立即问道:“那件棉衣还在吗?”周文根答:“至今保持得很好。”
      谢春池也大喜过望地说:“踏破铁鞋无处觅,原来棉衣您这里有。”他问棉衣能否“物归原主”?他说:“老周你把棉衣还给我们厦门知青,我们给您一点补贴?怎么样?”周迟疑一下,当场答应。谢春池大为高兴,说,今晚收获真大!
      时间快到二十一点,谢春池说,今晚来了这么多中学生,请你们也讲一讲。于是有个中学生提问,想听听谢对写作的见解。谢回答说,写作就是讲话,把压抑的想说的话写下来,这才能写出好作品。一位男生提问:写作时,题材很难选择,小了,没思路。在场的文学“大人”都认为:要有生活积累,要多阅读,注意生活细节。这些经验,对于中学生们或许“远了”一些,泛了一些。武平一教师说:可养成记日记的习惯,平时多积累素材。厦门知青文学沙龙成员,原武平县文联副主席林坚曾经当过语文教师,他说学生写作文应围绕一个中心,一个问题,把想写的写通顺就可以。
      谢春池说:做文章就是做人,作文(写作)要说人话,说真话,不要做工具话,只说奴才话。20年后,诸位中学生再回顾今天我讲的话,相信你们就能明白。

后半场

      郑启荣(回乡知青,原武平县文联副主席)说,1969年他还是小学生,在村敲锣打鼓欢迎厦门知青。1974年他高中毕业回乡,也当民办教师,和知青同事经常交流,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城市的文明。他说在厦门知青那里他学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歌曲,也读了不少书,他非常感谢厦门知青。
      王桓基(武平一中退休教师)说他在武平一中教书时,有两位厦门知青同事,即陈大中、陈东辉,表现很突出,很有革新精神。陈大中语文课的教学改革有创新,龙岩地区为此到该校举行语文教学交流会。
      陈东辉则注重班级管理工作改革。他曾请假离校一个月,但他那个班并没有乱,因班干部代为行使管理责任,早操、课间、晚自修、午休,都井井有条,令同事们赞叹。两位教师都很有成就,如今他与他还保持联系。
      谢观光(武平一中退休教师)也谈到当年在东留中学与他同事的厦门女知青李文伟。他说厦门知青带来城市文明,给山区孩子许多启迪。他还提到一件往事,说李文伟当年率领的东留中学文艺队在县里演出获一等奖。而踩街时,东留中学文艺队打扮成“革命样板戏”的人物,站在手扶拖拉机上,引得民众争相围观,轰动了全县,令东留人很自豪。
      谈到厦门知青与武平的情感,如何,如何,武平县楹联学协会主席兰伟文亮出一副楹联:

当言插队时光,几年磨砺,几年情谊;
  犹喜采风景象,一瞬生疏,一路陶然。

      而武平县平川诗社的练康豪则即席作诗一首:
  《厦门知青作家来武平赋》
  山城情结厚,回忆乐无穷。
  畅叙人文事,泪流醉腑胸。

      时间已经二十二点,一直没机会发言的蒋彩伟赶紧举手要求发言,当年被安置在岩前澄邦的蒋彩伟眼含热泪深情地说,2002年返乡时,做了一面题为:“闽西行”,“故地重游”的旗子。乡亲们纷纷在旗上签了名,还表达了对厦门知青的问候与祝福。他们在旗子上写着:“祝厦门知青身体健康,全家老少平安”、“常回家看看”等词语。有一学生还写着:“感谢厦门知青不忘澄邦”……真是情深意长。
      彩伟说,因她是右派的后代,故成了生产队的最后一位女知青。村民们都说彩伟是最可怜的一个。1977年,彩伟第二次“插队”转到灵岩知青林果场,与武平当地的新知青们生活在一起,林果场的领导和知青弟妹们没把她当外人而当为自己的大姐对待。县文化馆的陈汉贤也数次到林果场来采访,还陪彩伟回澄邦。武平人的关爱让彩伟的心灵得到了慰藉。说到此处彩伟哽咽了,令会场与会者也动容。
      彩伟说,虽然她返乡的次数并不多,但“武平情结”很深。2010年,她回澄邦时,队里一位患眼疾的女村民,摸着走着找着喊着:“彩伟,你在哪里……”讲到这里,蒋彩伟哭了,在场的不少人,也眼含热泪。
      彩伟还说武平情结不仅仅是知青一代人的事。2003年她把女儿带回闽西,她女儿感触颇深,彩伟认为,她这个“知青”没有白当。
      林安荣(武平县某校教师)他说自己有三个体会:一是当年感觉最漂亮的是厦门女知青,最帅最时髦的是厦门男知青,这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二是厦门知青对武平感情很深,常回到大山里来交流、探亲、访友;三是武平在厦很多人,是厦门知青给带出来的。
      李勇(武平县东留中学教师)很有同感,他说:小时候自己还没上学,到外婆家,和外婆家的厦门知青在一起玩,学讲普通话,竟然能在知青与村民之间当翻译。他记得还被知青背过。他还说有的厦门知青命运很悲惨,一个叫李国平一个叫李锦辉的(笔者惊叹,40多年了他还把知青名字记得这么清楚!)一个残疾,一个因打架、偷窃被判刑了。
      会上,两地朋友还就武平的人文及山水的写作进行了一番探讨。谢春池鼓励诸位朋友,提笔写一写武平,因为武平值得我们一写。
      大家谈兴正浓,却已经二十二点多了,谢春池只好打住,作了小结性发言。他说,今天这场座谈是几个月以来十一回“春池夜话”中最感动人的一场。大家所讲述的深层次的东西,触动每个人的灵魂。武平乡亲与厦门知青情感的交融很感人,孟荣动情地讲述,彩伟激情的宣泄,让人心灵震颤,许多人都禁不住流泪了。这个年代,让人感动的事不多了,这次武平行,非常值!(全场鼓掌)。
      谢春池说:今天在这里和武平的文化人一起交流,心灵碰撞着火花,灵魂得到了升华!他特别感谢前来参加的中学生。他说今晚的对话,会对他们产生影响,相信他们会深深记住这个晚上,会记住要做个人,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并为此而努力!
      谢春池进入另一个主题,他说,厦门知青应该为武平文化做一点贡献。全国其他地方的知青活动大都还停留在知青经历的回顾之中,我们则已跳出来,而且正转向乡村文学、乡村文化。这个转向对厦门知青而言是必然的,我们生命中最宝贵的阶段是在乡村,年轻的事情最难忘记,乡村无法从我们一生中剥离,而这一方面我们从前做得不够,这两年开始做了。我们要把乡村融入文学的字里行间。
      他说,2014年我们下乡45周年,我们要出版闽西三县文集,相信会有另一种反响。写闽西三县的故事,写山、水、人、历史和现在的故事;作者可以是厦门知青,可以是本土的,也可以是外地的。异乡已成故乡,我们应以丰富的内容、多角度的来表现第二故乡。
      谢春池说,总之厦门知青有责任为第二故乡的文化发展,做出小的贡献。
      笔者附记:原本这篇侧记只想写得简短一些,突出孟荣的叙述、彩伟的倾诉,他俩的经历催人泪下,震撼灵魂。但整理记录时,一次次被大家的发言所感动。这次厦门知青100多人赴武平乡村游,会见武平文化界老朋友,接触中学生新朋友,交流交往,收获颇大。即使对一件小事的回忆都是那么真诚那么炽热,这种情景可遇不可求,我若不把它整理保存下来,将是一件憾事,于是便有了此文。

厦门知青向武平文博园赠送书法条幅(庄琼华摄影)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5 11: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厦门老三届通讯 第114期
发表于 2011-12-15 12: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是很回味的日子..........
发表于 2011-12-15 12: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难忘的经历,一笔宝贵的财富。
发表于 2011-12-15 13: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同身受,我母亲就是知青
发表于 2011-12-15 22:3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难忘的经历,一笔宝贵的财富。
发表于 2012-1-6 14: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首往事,好感叹!!!再来一回吧。
发表于 2012-1-11 13: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我还太小 但和回乡知青有交往
发表于 2013-6-18 08: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11-27 17:4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05018240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3-25 09:15 , Processed in 0.077658 second(s), 1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