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平人网 WPREN.COM

 找回密码
 加入武平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地址:育才路9-16号(中远上城售楼部旁) 电话:0597- 4888818
搜索
查看: 6330|回复: 11

[历史传说] 武平史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24 21: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平生活 微信公众号上线

每一个民族都有其渊源史和发展史。同样,每一个小区域也有其渊源史和发展史。多多少少地了解一下本民族的历史和本地方的情况,对于激发我们的爱国热情以及创造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具有颇大的意义。在这方面,过去我们确实注意得很不够。现在,我们打算根据武平旧县志和其他史书所提供的一些资料,对武平县历史情况的某些方面,作一番简略的介绍。间或,也作一些考评,并发几句议论。纵然于事无补,但是总比没有要好吧。

    武平旧县志即使在解放前,失修的时间也很长,间有间无,断断续续,残缺不全,所提供的资料既芜杂又有限。况且,旧县志至今仍流传于民间者寥寥无几。又是用文言写的,连个标点符号也没有,能看懂的人恐怕也不是很多。至于立场、观点,因为都由封建士大夫纂修,当然大多是我们今天所不敢苟同的了。这些,就是我要编写本文的出发点。之所以题名《武平史话》,是因为它既不属于“文艺”,也不敢叫做“学术论文”。这样的东西,要在《武平文艺》上连载,说起来也实在有伤“文艺”之大雅。但我想,只要广大干部、群众读过之后,认为有些益处,或者并无害处,那末,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了!

    (一)过去,我国曾有五个以“武平”命名的地方

    历代地理称谓,时有变革,往往一朝一个叫法。有的同地而异名,有的同名而异地,南北相乖,东西易向,遂至翻阅史籍,常常方隅莫辨。因此,在介绍武平历史情况之前,有必要先谈一下:在我们漫长的历史上,究竟有几个地方曾以“武平”相称?我觉得,这是一个颇有意思的题目。

    要解答这个题目,就有必要翻一翻《二十四史》了。这是清乾隆时所定之历代正史,规模博大,卷帙浩繁。《二十四史》中有《地理志》的,计有《汉书》、《晋书》等,凡十五史。其中,尤以唐、宋、金、元、明志对州郡府县等地理沿革的记载,最为周详,所述方域,皆有实地可据。根据《地理志》的记载,我们得以知道:过去,我国曾有五个以“武平”命名的地方。

    其一,在河南归德府鹿邑县西四十里处(这是清道光时的称谓)。这个地方,东汉叫武平县,属豫州陈国;晋也叫武平县,属豫州梁国;北魏也叫武平县,属南兖州陈留郡。

    其二,还有一个武平,晋、南宋、南齐三朝,都叫武平郡,属交州;唐朝叫武平县,属岭南道安南府。后来,其地已属安南国境了。

    其三,湖北襄阳府的南漳县地,南齐时也叫武平县,属宁蛮府南襄郡。

    其四,山西隰州大宁县北也有一个武平。金叫武平县,属北京路大定府;元也叫武平县,属辽阳省大宁路。

    其五,就是我们这个武平。宋淳化年间开始叫武平县,属福建路汀州;元也叫武平县,属江浙省汀州路;明、清两朝仍叫武平县,属福建省汀州府。

    经过历朝的变迁,我们这个武平,称谓至今不变。其它四个武平,尽管有的比我们这个武平资格老得多,但现在都不再以“武平”相称了。所以,下面我所介绍的武平,就是我们现在所居住的福建省龙岩地区的武平,与其他四个过去也曾叫做“武平”的地方绝无关系。

    (二)武平的由来

    武平的上古史如何,我全然不知。据说,在旧石器时代,这里就曾有生活着的人们。不过,并无实物可资佐证,只能作为一种看法存在,未可尽信。至新石器时代,已有出土文物摆在我们面前,这里有人居住,已属不容置疑。殷周秦汉以来,就更毋庸多言了。当时这里的文化发展到何等程度,那是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的事,我不敢奢谈。我所介绍的武平历史情况,是指“武平”这二个字眼出现以后的“情况”,概念比较狭隘。

    “武平”之名,始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丙子(公元736年)。是年始置汀州,下辖三个县:新罗(今龙岩)、长汀、黄连(今宁化)。置州后,始辟南安(今武平)、武平(含中山)二镇。

    南唐保大四年丙午(公元946年),并南安、武平二镇为武平场。场治在今县城西南二十里之武溪源(今中山)。

    宋太宗淳化五年甲午(公元994年),与上杭场同升为县。开始,县治在武溪里(即武溪源),后来采纳了阴阳先生刘正己的意见,由中山迁到现在的城关。搬迁县治的时间,今已无从查考。

    这里,我觉得有必要花一番笔墨,就《县志·邑建》篇所述,提出四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第一,《邑建》云:“唐天宝元年为龙岩县地,至开元二十四年辟福抚二州山洞,始置汀州。”按这种说法,是先有天宝,后有开元,时间次序完全被颠倒了。事实上,是先有开元(公元713年——741年),后有天宝(公元742年——755年)。开元、天宝都是唐玄宗的年号。

    第二,云“置州之后,复以本州西南地析为二镇,曰南安镇,曰武平镇,相距二百二十里。”按文理看,这个“二百二十里”不是指镇与汀州之间的距离,而是指南安、武平二镇之间的距离。这个里数与事实不符。从武平到中山,实际只有二十里,买车票只需三毛钱。那二百里是多出来的。“二百”两字疑属刻印之误。去掉“二百”,余下“二十”,这就对了。

    第三,“五代时伪闽交泰四年并南安为武平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理由是:(1)闽有四十九年,其中王审和、王延翰二帝并无年号,王延钧在位九年(公元927年—935年),公元933年才称帝,称帝时的年号为龙启,第三年(公元935年)改为永和;嗣后,王昶、王曦、王延政三帝的年号,分别为通文、永隆、天德。“伪闽”根本就无“交泰”的年号,又何来“四年”!(2)交泰的年号是有的,但不属“伪闽”,而属南唐李王景帝(是李后主李煜的父亲,父子俩都是大词人),而且交泰也只有三年(公元958—960年),并无“四年”。欧阳修《五代史》记闽世家、南唐世家,均以南唐保大四年即闽天德四年为闽帝王延政归降南唐之年。至交泰三年,闽已灭亡十五年了。

    第四,“南唐”时,武平“为沙县地”。《县志》这样说,《府志》也这样说,也证明武平“为沙县地”。今沙县在长汀的东北,当时长汀南境的上杭场和东南境的连城,都归汀州管辖,为何长汀西南境的武平场却反而隶属沙县呢?真是百思而莫得其解。我们当然可以提出这样的疑问:莫非南唐的沙县与今天的沙县不是一个地方,是“名同而地异”吧?否!我曾经接触过一点点有关沙县的资料,证实了那时的沙县就是今天的沙县。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六月,京师大水,李纲上疏言“此类狄兵戎之象”,忤旨送吏部,旋谪监沙县税务,寓居兴国寺,名其居曰“寓轩”。李纲来武平,建“李纲读书堂”并游灵洞仙山,可以肯定就是在这一年。他在武平的时间很短,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六月,他就复承事郎了。由此可见,今昔沙县,实为一地。然而为什么会出现“武平隶属沙县”之说?恳请有识之士不吝来函赐教,本人表示十二万分的感谢!

    现在,该说一说为什么以“武平”二字命名的问题了。其实,这是很难说清楚的。按旧志云,“武平”二字是“以其地坦彝(同‘夷’,平也)、人尚武”而得名。这种解释,我看也颇为勉强。人是否“尚武”,姑且不论;“地坦彝”说就很难成立。谁都知道,武平地处闽西僻隅,四周崇山峻岭,哪谈得上“坦彝”?千年的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短暂的一瞬,即使地壳在不断运动,山川地貌有所变异,也不可能彼时就“坦彝”,而此时就跌宕不平了。

    据年岁较老的人们说,过去伪县政府衙门曾写有“武以戡乱,平则不鸣”的对联,意思是,“用武力来剪除老百姓的造反,一经镇压老百姓就不声不响了”。这付对联赤裸裸地暴露了反动统治阶级残酷压迫老百姓的施政方针,当然不能认为是“武平”二字的固有含义。

    又传说,过去曾有“武平不如德化,长乐便是仙游”的对子,意思是“用武力来平定不如用道德来感化,长久快乐就等于成仙云游”。武平、德化、长乐、仙游,是福建省的四个县,对子倒是十分工整,但是把“武平”解释为“非武不可”的地方,把“武平人民”与“野蛮人”等同起来,这就更是我们非但不能同意,而且惹人肝火的了!

    因为“武平”的字眼过去曾如此地被歪曲被侮辱,所以有的同志便建议县政府向中央打个报告,要求改变县名,改个“文进县”或者“武进县”什么的,都要好得多。这也是不乏先例的。武平县的隔壁过去有个镇平县,意思相去无几,真可谓“兄弟县”了,但是到了民国初年,“镇平县”就改为蕉岭县了。所以把“武平”改个别的叫法,似乎也未始不可。这种意见当然是可以存在的,而且用心也好。但我认为却并无必要。前面我已经讲过,过去我国共有五个地方曾以“武平”相称,现在,其他四个“武平”都不复存在了,只有我们这个武平相沿至今,历年不变,实在舍不得将这二个字眼从中国地图上抹掉。其实,“武平”是好字眼,北齐的高纬帝和高绍义帝还选用“武平”来作为他们帝位的年号哩。在我的脑海里,总是下意识地感到“武平”二字隐含有“威武雄壮,襟怀坦荡”的意思。如果有人说我是过于溺爱家乡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与他争吵的。道理很明显:不热爱家乡的人,怎么会热爱祖国呢?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武平是革命老根据地之一,******************、朱总司令等革命元勋曾不止一次地来过武平。武平的天是亮晶晶的天,武平的地是明灿灿的地,武平的人民是顶天立地的人民。今天,只要我们和党中央保持政治上的一致,进一步实现安定团结,坚决贯彻国民经济的调整方针;那么,我可以断言,在不要很久的将来,一个具有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新武平,必将英姿飒爽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同志们!朋友们!乡亲父老们!在这里,我谨十分荣幸地告诉你们:再过十三年,到一九九四年,就是武平建县的一千周年纪念日了!

    武平—这两个字,是很值得我们珍惜的!

    (三)武平县城的建筑及其变迁

    公元994年,武平由场升县。过了一百四十一年,至宋高宗绍兴四年甲寅(公元1135年),张浚遣官来武平始筑土城。周围仅二百八十步,分三个门,东曰永平门,南曰南安门,西曰人和门。古代,一步为五尺,三百步为一里。这就是说,开始的武平县城,周围尚不足一里,同今天的一座较大的土楼差不多。

    按,旧志《城池》篇记建城时间,只云“绍兴间”,不详何年。考《宋史·张浚伟》(卷三百六十,列传第一百二十),绍兴四年初,辛炳知潭州,浚在陕,以檄发兵抗金,炳不遣,浚奏劾之。至是,炳为御史中丞,率同列劾浚,当在是年无疑。


清世祖顺治十八年辛丑(公元1661年),知县朱之琨修北门城楼。过不久,就倒塌了。

    清圣祖康熙四年乙巳(公元1666年)。知县侯七乘于二年五月到任,见县衙颓废,城塌一百二十余处,长者十余丈,少亦六丈有余,仅存之堞十无一二,旧有秋米仓亦毁无遗,兵粮三千石无处存放。乃于四年十月兴工,始后衙,继城垣,继仓廒。五年三月衙工竣,六月仓工竣,十月城工竣。

    康熙十一年壬子(公元1672年),知县刘户倡捐重修南北二城楼,于城西北要隘建官房一间,窝铺四十间,并修饰各城垛。

    康熙三十八年己卯(公元1699年),知县赵良生以雉堞残缺,四隅私开小径出入,组织整修。(详见本刊总第四期陈汉贤同志撰写的《赵良生其人其事琐谈》。)

    此外,乾隆中修西南北谯楼,嘉庆初修城墙,咸丰二年知县陈应奎修城挖濠。

    从康熙三十八年至今,时逾二百八十二年,旧志失修已久,有关县城的变迁诸事,大多很难考查了。

    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作为武平反动统治首脑机关的旧县衙,夷为平地,历任伪县长,皆以梁山书院为栖身之所。

    (四)反革命大破坏下的武平县城

    武平是闽粤赣三省接壤之边陲城市,向为兵家必争之地。一处有事,迅即波及武平。宋、元且不必说,有明以来,即每多事端。囿于篇幅,不胜述言。本节仅述清咸丰七年至同治四年这短短八年间,由于满清封建统治者实行的阶级压迫和民族屠杀政策,给武平人民和武平县城所带来的巨大的灾难。这是比较具有代表意义的八年。明末清初的历史,留待后期《关于血洗武所城的考证》时再说。至于自然灾害方面,如地震,如水旱,如虎患,等等,后面均有专题介绍,此处恕不及言。

    武平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中国地图上的有机的一部分。写武平史话,必然会涉及到其他许许多多的问题。为了叙述咸、同间八个春秋武平县城遭受的空前的反革命大破坏,还得从太平革命谈起。让我们看一看,反革命是如何地同革命进行着殊死的决斗。

    明朝灭亡以后,满清只是从形式上统一了中国。中国人民的反满斗争,却从来不曾停止过。尤其鸦片战争前后,南北各省反满秘密结社,广泛发展。一八四三年,洪秀全、冯云山(都是客家人)创立拜上帝会,一八五一年一月十一日,在广西金田村正式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它有坚强的军事组织,统一的宗教信仰,显明的政治纲领,强烈的民族意识,向着满清的封建反动统治,展开了伟大的斗争场面。不到三年时间,太平军就攻克了南京。

    太平军第一次到武平,是杨、韦内讧之后的咸丰七年。是年四月七日,太平军石国宗部(是否为石达开嫡系,尚未考证清楚,姑存疑)攻克汀州府城,众号三十万。五月四日,围攻上杭县城(据《上杭县志》)。武平知县陈应奎等,惊恐万状,匆促纠集本县“乡勇”四万余往援,驻高梧。开始,遣二百人出欧坑里(杭境)与太平军之前哨接战,杀太平军十余人。小小的胜利使陈应奎冲昏了头脑,又遣数百人随大队出大祭铺(亦杭境)攻击太平军,结果大半被杀。次日,太平军攻破高梧水口,杀死官军无数。次日(据《上杭县志》为十一日午后),太平军撤离上杭,一怒之下,攻占了武平县城。官军全军覆没,尸首布满池塘、水井。知县陈应奎、教谕林宝辰、象洞司巡检舒日昌、典史秦廷业等,全都被杀。镇压农民起义的没有好下场,死得活该!

    咸丰六年杨、韦内讧,韦昌辉不仅杀了东王杨秀清,而且还杀了翼王石达开的家人。咸丰七年五月,达开又受洪氏集团排斥,于是与洪秀全决裂,自成一军。咸丰八年,石达开攻下武平县城,全歼守城清军,知县陈汝枚下落不明。达开来过武平,并非臆测,从其行军路线地图可以得到引证。书中这样写道:“石达开在闽北和闽西南一带转战了三四个月,虽然先后克复过不少城池,打击了封建统治势力,但是这里地方贫瘠,又逢严重的灾荒和疫疠流行,军粮不继,士气渐渐沮丧,势难长久立足。”是年冬,他从汀州出发,转战江西、广东、湖南去了。

    咸丰十年十月十九日,太平军之花股旗股又一次攻占县城。当时的武平实际已成了一座空城,连知县是什么人,也一直查不清楚。

    这里,笔者不惮赘烦,附录乡绅李邦达(武平凹坑人)十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徐学宪禀》一段如下:

    “为逆踞邑城,屡攻不克,号叩迅救事:痛发逆于本年十月十九日攻陷武邑,环城数十里,焚劫屠戮,惨不忍言。某等调集义勇,一面防堵各要隘,一面督众抵城下,于廿一至廿五,连日交锋,互有杀伤。无如纪律未谙,轻进易退,阵亡实多。廿六日吉游戎(按,系驻上杭游击吉勒图)来援,又败。查该逆虽属小股,然其能军惯战者,谅不下一二千。若非调集大兵扑灭,不惟武邑糜烂,即汀郡有剥肤之虑,江广亦有寒齿之虞。伏乞迅调劲旅,以救生灵,以靖寇乱。”

    十一月廿九日,李邦达《再禀徐学宪》云:“为禀明贼形,以便进剿事:武邑被发逆占据,情悉前词。查该逆惠(州)潮(州)嘉(应州)三处居多,系长发别股,名为花旗,恶毒尤甚。九十月间,攻江西安远,被官军截杀,分而为二。一窜陷广东之平远,一闯入武平。数虽不多。其敢于拒战者不下二三千。头目为翟明海,伪称先锋,年约二十,常乘黄骠马,率四五骑,先登陷阵。身带洋枪、飞刀,手提大刀。远则放洋枪,近抛飞刀,再近挥大刀。其技在善走,一刻数里,逾岭越涧,如履平地者,约数百,用之攻坚掠阵,偷营搜山。每战以一枝缀我军,潜遣骁捷绕出我后,猝不及防,往往取胜。所恃尤在马队,当酣战时,突出飞奔,出我不意,故我军多败。……”

    我们应该感谢李邦达。这个满朝封建统治阶级的帮凶、镇压太平军的刽子手,毕竟留下了太平革命在我县的一段颇为精彩的历史记录。由此,我们至少可以看出如下三点:第一,当时“环城数十里”尽是围剿太平军的清军营盘,即如李邦达在《恳救荒禀》中所说的“(清军)四郊多垒”,太平军“焚劫屠戮”的对象正是那些满清官兵和本县的土豪劣绅,他们自然认为“惨不忍言”的;第二,清军“纪律未谙”,杀人放火的主要是他们,而不是太平军,所以清军每打败仗;第三,反映了清军的腐败无能,太平军的足智多谋,英勇善战,年方二十的翟明海等的威武形象,至今犹栩栩如生地闪显在我们的面前。

    咸丰十一年,太平军又一次攻下武平县城,驻留达四月之久。用李邦达的话说是“发逆出没无常,防范非易”。官府更调广东清兵万余,前来围剿。封建统治者又一次在武平实行反革命大屠杀。

    同治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公元1864年6月1日),洪秀全服毒殉国。六月十六日(阳历七月十九日),南京陷落。天国后期的顶梁之柱忠王李秀成亦被曾国藩杀害。侍王李忠贤、康王汪海洋等攻入福建。李世贤驻漳州,汪海洋驻汀州,众号二十余万。农历九月初二日,李世贤部林振阳、丁三洋各股入境,初十日打下中赤。按察使张运三率清军三千从漳州赶至,本欲围剿,孰料被太平军包围于紫竹凹岌,张运兰被斩,清军全军覆没。十一日,太平军攻占县城,知县沈田玉、永平司巡检陶戥坤、典史雍德玉,记名总兵贺世祯、湖广补用总兵王鸣高、副将雷照维等皆做了刀下鬼。

    同治四年二月,汪海洋经岩前攻入蕉岭县。清军全力围漳州。世贤向海洋求援,海洋不应。世贤败走投海洋,海洋反杀世贤。同治五年,清军围嘉应州(今梅县),海洋突围战死,清军斩杀兵士五六万人,将官七百三十四人。从此,太平军嫡系军队,丧亡已尽,南中国全部被满清征服了。

    当时,我县人民对太平军的态度大体有如下三种:第一,积极拥护太平军,投奔太平军。王庆成著《石达开》一书中就曾写道:“一年多来,石达开的实力虽然有很大的损伤,但浙闽各地都有群众携老扶幼前来参军,到克复南安时,仍有几万名战士,这样一支力量,对于当时的天京也是十分重要的。”这种论述是相当有说服力的。第二,由于满清的反动宣传,把太平军说成是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长毛贼古”,使得一部份人对太平军产生了极大的恐惧心理,因而太平军一来便四出逃走,谓之“走长毛”,这种说法一直流传至今。第三,也有一部份人被清军裹胁,倒向封建统治阶级一边,成了太平军的对头,他们的被屠杀是不足为奇的。

    总之,咸、同年间,武平县和全国各地一样,成了一个战场,革命与反革命斗争的规模是空前巨大的。“反革命在战斗中获得胜利的结果,屠杀了无数的人民,破坏了社会生产力,另方面革命虽然遭受挫折,却严重打击了满清统治,并给后人留下宝贵的革命教训。”(范文澜:《中国近代史》上册)

    那时候,武平县蒙受了空前的大灾难,大破坏,但是这种情况,是谁造成的呢?反革命自然全部推给太平军,即所谓“长毛贼古”。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且看李邦达的《恳救荒禀》是怎样写的:“(清军)四郊多垒,方邓、王娄各大军,或屯数月,或过浃旬,所耗又数千百石。室如悬罄,人皆菜色,米价腾贵,一斗千钱,甚至无米可买者数日。虽八县主(按,当时的知县名八十四)遴派绅董,往江西贩米接济,但杯水车薪,无益于事。”“四月中旬,官军由三角铺岐出凹坑至麻姑墩,劫掠无异敌人,上下十数里,抢洗一空,并刀伤多人。”清军的胡作非为,连反动缙绅李邦达都感到可怕,不得不一方面“部署丁壮,分据山巅”以抵抗清军,一方面则“稍为敛戢,仅(凹坑)近路数家失去猪一头、米数斗、鸡数只,衣服数件而已”。其他无东西可送、又无如李邦达这样的头面人物出面的地方,则是“兵过如篦,近城百姓及四乡染疫死者无数,无棺以殓,至以席裹埋”满清给武平人民酿成的惨剧,确是罄竹难书!

    太平革命是中国历史划时代的大事件,它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政治、经济、民族、男女四大平等的革命号召,揭开了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陈胜、吴广以下数千百次的旧式农民起义,面目为之大变。它虽然终于失败了,但它的光荣成就永不会磨灭,它的伟大精神也永远在继续和发展。武平县城遭受了革命的大破坏,然而在这一伟大的革命运动中,武平人民却经受了考验,作出了贡献。对此,我们应当永远铭记心间。


(五)武平所的渊源及其演变

    武平所就是今天中山公社三城(老城、城中、新城)大队的所在地,距武平县城二十华里。所城北面有一条河,叫武溪。所以,南唐时,这里叫武溪源,宋时叫武溪里。直到现在,所城西南还有一个大队叫武溪大队。

    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始置汀州。置州之后,辟武平、南安二镇。南唐保大三年(公元945年),并南安为武平场。宋太宗淳化五年(公元994年),武平杨升为武平县。武平升县以前,中山是镇治和场治所在地;升县以后,又是最初的县治所在地。

    明朝以武功定天下,革元朝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设卫、所兵制。于是,武平千户所便应运而生。武平所名《简称武所》即由此而来。据《明史·地理志》载,设所时间为“洪武二十四年正月”。又,《明史·兵志二》云:“天下既定,度要害地,系一郡者设所,连郡者设卫。大率五千六百人为卫,千一百二十人为千户所,百十有二人为百户所。”(《明史》卷九十,第2193页)武平千户所隶于汀州卫,设正千户一员(后加二员),副千户二员(后加十一员),镇抚一员,百户十员(后加二十四员)。(《府志》。)福建省除汀州卫外,尚有建宁左卫、建宁右卫、延平卫、邵武卫;除武平千户所外,尚有将乐千户所,后来添设了永安千户所、上杭千户所、浦城千户所。这些卫、所,皆隶于福建行都司,统于京五军都督府之前军都督府(《明史》卷九十,第2217页》)。

    武平所的所官千户、百户,均为世袭(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代代补员”,军士皆屯田,当然是采用轮流换班耕种的办法,大概以三分军士守城,七分军士耕田。《宁化县志》(编纂者为武平李元仲)云:“其法每屯,百户一名,军一百二十名,每军田三十亩至二十亩,随其远近肥瘠而差。”然《汀州府志》载武平所屯田,原额为九顷七十一亩七分有余。清初杨宗昌之《武所分田碑记》则云“垦熟田塘二千四百一十九亩六分七厘”。依百亩为一顷计,得二十四顷一十一九亩有余。所百户十名,是每军在二百四十亩以上。诸说不同,未详孰是。

    一九四三年,谢清华(万安人)在武平所当乡长。一方面,作为卫、所兵制的“所”早已不复存在;另方面,由于谢执行,GMD的反对政策有功,武平所被当时的反动当局评为“示范乡”,于是授予“中山乡”的称号。从此,武平所就改称中山,至今不变。中山,系纪念孙中山的意思。

    武平镇——武平场(武溪源)——武平县(武溪里)——武平所——中山乡——中山公社,这就是这个地方有文字可循的历史沿革的概况。

    (六)武平所城的建筑

    (1)建筑武所城的四个阶段

    据旧志《城池》云:“明洪武二十年,山寇谢仕贞倡乱,县丞蒋昭奏闻,遣汀州卫指挥黄敏,提军剿捕,因设兵防守。”谢仕贞很可能是广东平远人,又称“广寇”。其政治面目及其“倡乱”规模如何,笔者尚未找到足以说明问题的文献资料。广东《嘉应州府志》和《平远县志》,或有记载,值得一查。不过,《明史》不载谢之“倡乱”,提军剿捕者又仅限于汀州卫指挥,可以肯定,规模不会很大。

    为了巩固朱明王朝的统治,防止“倡乱”的进一步滋生和蔓延,于洪武二十四年辛未(公元1391年),开始筑城,即老城,周长二里又百八步另一尺。这是筑城的第一阶段。

    洪武二十八年乙亥(公元1395年),该任的卫指挥李虎关率领左右等所官军,准备了上等的砖、石,对城池进行了加固工作。这是筑城的第二阶段。

    正德初年(公元1506年为正德元年),于老城之东北隅(旧志作“南北隅”,非是)议增筑新城。负责这项工程的是舒经与其从子舒仪。费四千五百余金。没有筑成。这是筑城的第三阶段。

    嘉靖十九年庚子(公元1540年),漳南道侯廷训又一次申请动工,获准,命舒仪及舒经子姓舒宽、舒容伟继筑新城。“工兴于是岁十月,颓者植之,圯者葺之,缺者补之。城高二丈三尺,自北而西而南,袤四百二十五丈,西即旧城之东垣。基宽二丈,东南有濠,广如其数。北因武溪为堑,辟南北二门。北门有楼堞,内为窝铺者一十有三。”(明推官余钅訇记文)这是筑城的第四阶段。

    经过扩建的城郭,有五座城楼,八个城门,分别叫迎恩、永安、平定、常乐(以上四门均属老城)、通济、朝阳、水门、文明(以上四门均属新城)。

    如今,城楼俱废,门存一道,即老城之东门,曰“迎恩门”(这是武平县唯一幸存的一道城门)。城门之门槛石,传说为天然生就,刚好落在城门之枢纽口。“迎恩门”三个大字,至今犹存。门上之鼓楼早已毁灭,仅存石柱二条,石柱之南北两面均刻有对联。

    南面的对联是:

    人间文字无权全凭阴德

    天上主司有眼独看心田

    北面的对联是:

    风动鳌头阔展截河波浪

    云踞鹤顶高看雁路题名

    这两付对联都很别脚,亦无甚研究价值。

    令人费解的是,“迎恩门”之门牌石上刻的年份不是“洪武二十四年”,也不是“洪武二十八年”,而是“嘉靖拾柒年冬”。很可能老城竣工之时,未给城门命名,也未立门牌石,这些都是新城竣工的前两年(公元1538年)补办的手续。这是唯一可通的解释。

    武平所除老城、新城外,还有一座小小的片月城。三城并立,相互构连。片月城曾有一古树,枝叉伸向老城和新城。“一树遮三城”的说法即由此而来。今古树已毁,而城址犹存。

    (2)有关建筑武所城的传说辨晰

    关于武平所城的建筑,群众中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在此,顺举二例,略加辨晰,以察真伪。

    其一,“建筑武所城时,朱元璋曾亲派刘伯温前来督工。”“老城竣工前夕,刘伯温亲自主持了落城典礼。”说得活灵活显,煞有介事。这种说法虽然毫无根据,但却数百年来,代代相传,在中山的群众中有颇大的影响,因此有加以澄清的必要。

    提起刘伯温,老百姓都知道他是朱元璋的军师,是明朝的开国功臣。但在大封功臣时,刘伯温只封了个“诚意伯”,岁禄二百四十石。而当权的淮西官僚集团的中心人物李善长则封“韩国公”,岁禄四千石。为什么呢?因为刘伯温是个很有才干的浙东地主集团的领袖,一向受到淮西官僚集团的排挤。朱元璋曾请刘伯温当宰相,刘伯温自己知道在淮西集团当权的情况下,他是站不住脚的,坚决辞谢。但淮西集团仍然不放过他,李善、胡惟庸辈,经常在元璋面前百般挑拨离间。洪武四年,刘伯温就被迫告老回乡了。几年后,连刘伯温的退休工资也不发给了。伯温忧愤成疾,胡惟庸派医生来看,吃了药,病越发重了,终于洪武八年含恨死去。胡惟庸案发后,有人告发,刘伯温是被胡惟庸毒死的(《明史·刘基传》,卷一百二十八,第3781页)。刘伯温根本没有来过武平,更不可能一个洪武八年就去世的人,过了二十年,到洪武二十八年,还能亲自到武所去“主持落城典礼”。这种离奇的说法,希望今后不要再往下传了。

    其二,“武平所城的建筑形式,由于‘十八姓’(所谓‘十八将军’)的到来,一切比照南京,八道城门的取名也同南京一样。武所素有‘小京城’之称。”凡翻过《明史·地理志》或亲自到过南京城的人们都知道,这种说法就更属离奇了。为了推翻这种传说,有必要考察一下南京城的建筑概况。

    南京城是我国现存的第一大城,在世界城垣建筑史上也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小小武平所城是根本不能与之相比的。别的且不谈,单“八道城门的取名”就同南京城很不一样。上面已经讲过,武所的八个城门分别是迎恩门、永安门、平定门、常乐门、通济门、朝阳门、水门、文明门。南京城原有城门就多达十三个,自东南向西北依次是:

    朝阳门    东面正门,即今中山门。

    正阳门    南面东头第一门,今光华门。

    通济门    南面第二门。

    聚宝门    南面正门,今称中华门。

    三山门    西面南头第一门,今水西门。

    石城门    西面第二门,又称大西门、汉西门。

    清凉门    西面第三门,一称清江门。

    定淮门    西面第四门。

    仪凤门    西面北头第一门,今称兴中门。

    钟阜门    北面西头第一门,俗称小东门。

    金川门    北面第二门。

    神策门    北面第三门,今称和平门。

    太平门   北面东头第一门。

    为了便于交通,自清朝末年起,在定淮门与清凉门之间开辟草场门,在神策门与太平门之间开丰润门(即玄武门);1912年开海陵门(挹江门);1929年在武定桥开武定门;1931年在石城门北开汉中门,在神策门西辟中央门;1954年在玄武湖东南开解放门。加起来,南京城共有二十道城门。(见《文物天地》1981年第2期。)其中,只有通济、朝阳两门的取名,武所城和南京城可以说是一样的。而且这也只是偶然的巧合,并非“武所城的建筑形式,一切比照南京”的结果。北京城也有朝阳门,难道也是比照南京城的结果吧?

    至于某些风俗人情,如大厅门的八字门楼,正月半的闹花灯,等等,到处如此,更不是武所城直接仿照京城的结果。唯独武所的花灯式样(长方形,大如房子)及花灯戏,颇具特色,为别处所无,是否“比照南京”的,笔者不知道,有待于今后的探索。

    综上所述,我认为有充足的理由,将代代相传的“中山素有小京城之称”等等风马不相及的说法,彻底推翻掉!


发表于 2012-8-25 08: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收藏了
发表于 2012-8-26 15: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了,没空看
发表于 2012-8-27 09: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梁野庄主 于 2012-8-29 11:48 编辑

    楼主博学多才,这是肯定的。
    这篇东西,个人认为是画蛇添足。
    传说的东西很多是老百姓的美好愿望,是姑妄听之、姑妄信之的东西,把民间传说当作正史来考证,很令人不以为然。
    譬如,仙佛传说本来真真假假的东西,偏偏有好事者考证出来岩前狮岩供奉的“何仙姑”不是传说中“八仙”当中的“何仙姑”,且说得引经据典、言之凿凿,还要收入狮岩理事会编印的介绍狮财的小册子中。真让人晕哪!

    楼主的考证考据稍嫌单薄。。。
    多此一举。。。
发表于 2012-8-27 22:3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此文很有必要
先收藏 慢慢细读
发表于 2012-8-29 14:4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2-8-29 19: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2-11-23 14: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LZ好左,干脆穿越回文革年代去好了。
发表于 2014-6-4 15: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14-6-4 15: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武平人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武平人|Archiver|武平人网 ( 闽ICP备05018240号  

闽公网安备 35082402000102号

GMT+8, 2019-6-26 21:47 , Processed in 0.104284 second(s), 1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